主页 > 人物传记 > 幸福的拾荒者 >

《梦,可梦,非常梦》

《梦,可梦,非常梦》

我无助地坐在漆黑的夜里,身体所有的感官都丧失了功能,仿佛回到了胎,在等待一个崭新又未知的世界到来。

最先闯入意识的是声波的颤动,刺耳的笛声将我带回了熟悉又陌生的世间。我茫然睁开双眼,忽明忽暗的蓝和红 替着划过我的视野,有一个 模样的男人疾速向我右方跑去。

顺着他的运动轨迹,我看到了扭曲的高速公路护栏,看到了一人将一辆似曾相识的黑汽车围在中间,从尾部的车牌 号码,我认出了那正是自己的座驾。我努力组织破碎的记忆,拼命回想或确认之前发生的事情以及此刻身处何境。在我的意识尚未清醒的时候,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冲入鼻腔,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正紧紧捂着脖子。我试探地动了一下手指,触到的是一道半指深的伤口,鲜血还在不停地往外溢。不知所措的我发现左手正握着手机,拇指似乎还在按着什幺。这一切的景象让我感到十分诡异,不知是在做梦还是在拍戏,记忆一片空白,只能感觉到夜风袭来时的丝丝凉意。

出于本能,我开始大喊救命,并且坚定地告诉自己一定要活下去。我的呼叫立刻有了回应,不远处的察告诉我救护车马上就到,稍感安心的我仍然在支离破碎的记忆里不停搜索,希望可以理出些头绪来。周围的气氛也和我的心情一样越来越紧张,我不断听到有人在大喊大叫,有更多的车和察赶到了现场。

我一直在安慰自己这只是一场梦,就像曾经做过的无数个恶梦一样总会有尽头的。然而救护车的到来似乎预示着这远非一场梦那么简单......

“你昨天梦见那天的事了?”

“恩,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没关窗户,冻了一宿。”

“你感到焦虑吗?”

“我感到自己在被虚无劫掠。”

【上一篇】:《冕》【回目录】 【下一篇】:《嘉兴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