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物传记 > 幸福的拾荒者 >

《此刻,想起她》

《此刻,想起她》

“小伙儿,你好好睡吧!”

这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我见过她两次,那都是在我的梦里。

当天(8月29日)

晚上要回上海,她一天都很高兴。我们说好了第二天要和公司同事去吃日本料理,然后去看“六零一”。 她很耐心地等我收工,等我卸妆洗澡,等我给车加油,等我买晚饭回来吃,等我收拾行李一起出发。

一路上她都在开怀大笑,笑得前俯后仰,相当痛快。我早就惯了她奔放式的乐观,并且深深被她感染。

她心疼我一夜 未眠,让出了后排的座位方便我躺下睡觉:“小伙儿,你好好睡吧!”

我很快就睡着了,却不知是要去梦中找寻回忆里,她的影子。

一天前(8月28日)

我们完成了蒙的拍摄任务,要和这片纯净的大草原告别了。她显得有些失落,坐在我身边,凝神望着车窗外的绿

她喜欢亲近自然,享受无拘无束的自由 。她喜欢徒步穿越,背包旅行。她在旅途中认识了许多朋友,经历了很多故事,我永远是她最忠实的听众,因为我们志趣相投。

车渐渐远离了颠簸的山路,她在平稳的车厢里睡着了。我知道美丽的景已经在她的梦中浮现——浅浅的微笑正挂在她的嘴边。

一周前(8月22日)

她今天一定感觉很幸福,即使她表现得相当羞涩。老袁给了她深情的一吻,虽然那只是庆生的玩笑,却也让我们看到她难得的满脸绯红。

谈及情,她也是滔绝,不过话题总在她身上。阿姨秉承“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传统,积极为她物对象,希望女儿能够早日找到归宿。她却无动于衷,坚信情是可遇不可求的,并且为了保证美食这一最大好而渴望得到一份不在乎外表的感情。

蒙的夜空繁星满天,不知她会对星星许下什么样的愿望。我们只想托星星告诉她,幸福并不遥远。

一个月前(7月26日)

《射雕》开机了!

这两天把她忙坏了,白天要拍定妆照,要给艺人作采访,要联系媒体,晚上还要写稿发稿。不过我想她应该早已惯并且乐在其中。之前十四个萝卜丝饼的纪录就是她在忘我工作数小时错过了午饭的情况下创造的。

她在饿晕的时候仍然不会忘记提醒我接受采访的时候不要驼背,不要傻笑,不要乱讲话,不要乱做表情,不要做太多手势,不要“人来疯”。她教育我的时候特别严肃,和平时简直判若两人。我经常虚心接受,屡教不改,每次她都说不管我了,但是每次又要把相同的话重复一遍。 在她的勤奋努力下,公司的企宣做得有声有。我虽然嫌她烦,心里却觉得很踏实。

一年前(2005年)

我们是在大学生电影 节的时候认识的。

第一次见她是在她学校附近的咖啡馆,我是电影 节颁奖嘉宾,她是接待人员。

让她负责接待工作非常合适,因为她太笑了,让我自以为很幽默,话越说越多。渐渐发现其实就她一个人在笑我,其他人都在笑她。我感激地说她是一个很真诚的人,她认真地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好笑。

结果我真的很好笑地在颁奖的时候摔了一跤,

从此对她印象深刻。

在拥有的时候就懂得珍惜,就不会害怕失去。

若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就算不上真正拥有。

但愿有一天,我们都可以无悔地放下。

如果歌声可以穿越时空,我希望她能够听到。

乘着我的思念,载着我的祝福。

《生日快乐》

晚上去吃面条了,今天是冕的生日。

听大人们说,过生日吃面条是可以长寿的,所以也叫吃长寿面。现在想到冕会有些难过,但时间不会太久,因为记忆里的她永远是那么快乐。她的快乐渗透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里,也作为她自己生命的一种延续。所以今天我吃的应该叫作“常乐面”。

我去了一家素菜馆,饭馆蜷缩在旺角某个商业中心的六楼,门面不是很大,生意却很兴隆。这个地方要不是我“佘赛花”陈秀雯推荐,还真不知道也找不到。我点了两个菜和一大碗面。服务员整理桌子的时候多放了一份餐具,我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巧合吧。

两个菜都挺有意思,一条“鱼”和四个“蟹钳”。它们全是用素的材料做的,厨师花了很多功夫,从外形到口感都有八成像海鲜。以前在上海和北京也吃过几家素菜馆,也全都是这种假荤腥的做法。我并不喜欢这种感觉,看在眼里的和吃在嘴里的并不是一样东西,有点像望梅止渴。可看着满屋津津有味的食客,就知道这是个招揽生意的好办法。原本不吃素的人或许为此愿意尝试了;坚持吃素的人可以自欺欺人来这里换换口味又不会动摇了信念。

正因为大部分人只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忽略了心的感受,我们这个世界才变得越来越不真实。我看着左边没有动过的餐具,想像着另一个极乐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活着的人肯定都没见过,所谓“极乐”也只不过是对现实失望,在心灵上有一份寄托罢了。我们真正要去追求的是什么?不是功名利禄,而是实实在在的幸福。

服务员端上了热气腾腾的面条,很大一碗,足足够六个人吃的。汤料很清淡,只有豆芽、青椒、香菇,却是一碗非常纯正的素面。面条的形状是宽宽扁扁的,弹十足,很有嚼头。汤不怎么鲜,却很可口,喝起来有点像东北的饺子汤。我筷不离手,碗不离口,几乎把那一大碗全部吞下肚去,这才是今天的主角。我吃得满头大汗,相当痛快。自从知道冕走了之后,我在吃饭的时候便养成了一个惯,我会把每道菜的名称、材料、味道在心里默念一遍,我总觉得冕能听见,至少我是这么希望的。冕是个贪吃的女孩儿,但每次看她吃东西总是囫囵吞枣,都不晓得她知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我总是告诉她没有人会跟她抢。现在回想起这些,才明白跟她抢的不是别人,而是时间。如今我的食量很大,除了想多补充营养,让自己快点恢复,也想帮冕多尝些人间美味。奇怪的是,我体重的变化和食量的增加并不成正比,所以我总是怀疑她有分享到我的美食。

看着左边一尘不染的盘子,我突然想微笑。这是生命的密语还是神明的暗示?死只是生命的一种延续,是生死循环的一个过程。我知道她不曾离开,并且永远都在我们的身边。她过着让我羡慕的脱离凡尘,不受打扰的生活。

今天是她的生日,是吃面条的日子。

【上一篇】:《我和何老师的故事》【回目录】 【下一篇】:《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