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宫斗小说 > 替身王妃 >

204. 203神器

大书斋小说,网WwんW.『dashuzhai→w→.com
    “白衣女子?海皇的皇后吗?”众人深思,看小七的眼神又多了几抹不解。

    小七,难道还有更复杂的身份?那会是什么?

    小七再次摇头。“不知道,只是一简单的白衣,很简朴,但神情却很是高贵,再来,没有了……”

    北君默看着小七突然变得有些脆弱的样子,知道她受那影象影响很深,于是乎,话题一转,便不在继续谈这些,有些事情,不是问小七就能知道的,关于小七自己的事,他想,小七知道的并不多。

    “看看这个地方有什么吧,如果没有,那我们找出路。”

    “好”琴宵等人都是聪明人,对于北君默的用心也是猜到**分的,当下,便四处走着,不过,对于海皇这个怪人,他们只能苦笑,这个墓室,居然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连个机关暗器也没有。

    小七站在那里,突然想到了什么。

    然后慢慢的走向靠左的那冰棺,来到她脑海中看到的那个白衣妇曾经扶过的地方,然后蹲下来。

    没有意外,全透明的冰棺在那个角落有丝丝的血丝,如同活的一般,在冰棺里流转。

    “你们看……”小七指着那血丝,她对自己脑中所闪过的片断越来越怀疑了,这个片断不会是真的发生过的吧?而且还真的发生在她身上。

    “千年寒冰里面居然有血丝。”四个男人眼里同时闪过惊讶,千年寒冰,这东西可不是一般的极品,整快整快,据说刀不入,防御之力,天下一等一,能做成这冰棺本身也是因着这寒冰的特再辅以深厚的力将其雕成,所以,冰棺虽美,却不jing致,上面只有光秃秃的一片。

    “这里有块凸起的。”小七没有回答为什么冰棺里面有血丝,只是轻轻的mo着那丝丝的血迹,这血迹让她心酸,让她忍不住想掉下眼泪,好在,发现了别的,转移了她的视线。

    不然,她也许真的会莫名其妙的哭出来,她要在这里哭了,想必会吓坏很多人吧,从来不曾掉泪的小七,居然会莫名的哭泣。

    “机关?”锦天看向小七,他们四个人刚刚都感受到了小七的悲伤,但是都贴心的没有说出来。

    对于他们的贴心,小七也是懂得,她能做的就是灿烂一笑,告诉他们,不用担心,我很好。

    “我试试……”用力一按。

    只见离众人约五十米的墓室正中央,突然升起一个案台,案台上是个透着古仆气息的木盒。

    里面会是什么?这是众人都想的,于是乎,五个人同时起身,朝那个案台走去。

    “咦,居然打不开。”锦天惊讶到了,这什么东西,居然打不开,明明没有锁。

    “我试试。”琴宵也上前,这木盒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呀,而且,也没锁上,看上去,就好像个随意的合上。

    放手,他打不开。

    同时眼神视意暗岩,你试试。

    邪邪一笑,暗岩很轻柔准备打开,发现“打不开,像是被封印了。”

    “找理由,君默,你试试。”琴宵很帅气的一笑,这一笑就是故意打击暗岩的。

    暗岩虽郁闷也无话可说,他真打不开。

    北君默看着这木盒。“我想我也打不开。”

    虽是发此说,但还是试了,结果果然是打不开,不过,这些都在他的预料中。

    四个男人,同时看向小七,他们坚信,这东西,只有小七打得开。

    在四人的注视下,小七有种打开潘多拉魔盒的感觉,这里面,会不会有邪恶的东西跑出来。

    想到这里,有些退缩了。

    “小七,你试试……”

    可是,他们哪容得小七退缩,找这个盒子,有多么不容易呀,现在,找到了,他们怎么能放弃。

    伸出手,有着视死如归的样子,小七闭上眼,她突然害怕里面的东西了,因为,那金砖上刻的,改变未来之类的话。

    但是……

    不打开,别说君默他们了,就是她,也不甘心的。

    伸手,缓缓开启,在他们四人手中怎么也打不开的东西,在她手上居然轻易的打开了。

    震惊有,但更多则是认为理所应当,因为,一路走来,或者说,从踏山雪山开始,她就发现,自己与海皇墓的牵连,这渊源可不只一点点的。

    三叉戟。

    四人大呼,传说中海皇的神器,传说中号令世界的神器,海皇的身份象征。

    听到他们的惊呼,小七睁开眼睛,看着躺在木盒子中,隐隐散发着上古神物气息的兵器,亦忍不住惊讶。

    他们居然找到了海皇的武器,传言中可以号令海上所有势力的神器……

    彩10:24:03

    帮我更新一下。。。

    彩10:24:06

    我的上不了网。

    彩10:24:27

    19流言呀,你满天飞

    “秦暖暖,你人一点好不好,今天是我生日,是我生日耶,你居然不陪我。”小琴都快要哭出来了,死暖暖,你能这么任吗。

    暖暖一边往门口挪一边道歉。“小琴,对不起啦,今天学长要回医院复检,我得去啦……”

    呜呜呜,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啦,最近忙得她晕头转向的,每天除了睡觉,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无边那里,害她连上网的时间都没了,挂q的时间都没有了,养qq小宝贝的时间都没有了,去msn与中学同学瞎聊的时间也没有了,去看小说的时间也没有了,可是她发现,她居然不觉得辛苦,她真有被虐症了。

    “秦暖暖,你和刑无边到底什么关系。a的,天天往刑无边寝室跑,她们是知晓暖暖是为什么,可是别人不知道呀,而且,刑无边从没表示过什么,一个来月,只有暖暖去他那里,他从不出门说什么,这让大家怎么想暖暖呀。

    “小欣,你不是知道了吗?学长他受伤了,我得去照顾他。”

    “暖暖,你知道吗?现在全校的人都在说你倒追学长,被拒绝依就厚脸皮,吓得学长躲了起来,而你依就自荐枕席。”小欣有着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该死的刑无边,你这就叫喜欢暖暖吗,为什么,任暖暖被那人伤害。

    “小欣,你知道的,事情不是这样的。”这些流言,她没有听到,但看小欣与小琴的样子,就知道,怕是很难听了,唉,希望学长伤好了,这一切就能结束了。

    她继续回到她的世界里平凡的活着,学长,继续高高在上的上人敬仰着,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这短暂的交集,她会永远记得。

    “你,算了,不管你了。”死暖暖,嘴硬,明明喜欢无边学长,为什么就不说呢?

    无边学长也是,他明明也喜欢暖暖的,为什么就不直说呢。就这么的绕圈子。意思吗……

    趁着说话的档着,暖暖已经闪人成功了,正往学校大门口处走去,无边学长说了会在那里等她。

    远远,远远,暖暖就看到,学校大门处,有着成,结队的女生,若无似无的在无边的面前晃来晃去,本来,这天气可以穿长衣长了,可是,她们一个个都穿的相当的清凉。

    白,黑的长,刑无边就么一副简单清爽的打扮,很随的靠在路边的一棵树上,丝毫不在意白的衬衣会不会弄脏。

    暖暖看着刑无边,不由自主的放缓步子,让自己走起来,尽量优雅些,至少看上去优雅些。

    秦暖暖?不是吧,怎么无边学长在哪,她就追到哪呀,太过份了。某个小女生小手紧握,一副恨不得上前,拍死暖暖的样子,但一看到那慵懒的刑无边,所以的怒气又消了,不可以在学长面前摆出泼妇的样子。

    唉,为什么漂亮的女生都看刑无边呢?某个在一旁卖弄姿的男子,很是郁闷,秦暖暖,女神呀,他也想泡的,可是为什么秦暖暖就老追着刑无边呢?他也不差的。

    一百米,八十米,暖暖自认她走的算是有淑女的气质了,慢悠悠的,当路人的指指点点是空气,眼里只有刑无边。

    “秦暖暖,你到底要不要脸了,倒贴也不是这样的吧。”

    还有几十米,暖暖被一脸怒气的王磊拦住了。一脸的暴怒说出更加让郁闷的话来了。

    “王磊,你干吗呀?莫名其妙。”暖暖的路被拦住,心情本就差了,而这个该死的混蛋,居然如此大声的乱说。

    这声音,足够这百米之的都听到了,看到周边一个个看向他们的学生,暖暖更是生气了,浑蛋,你完没完呀,无边学长也在,让学长误会就惨了。

    王磊听到暖暖的话更生气了,这个女人真没自觉了。“秦暖暖,搞清楚,你是我女朋友耶,没事老缠着刑无边那个小白脸干吗?没事还老往他寝室跑,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这一段争吵引来了众人的好奇心了,本期八卦女王,秦暖暖的事耶。

    暖暖的眼睛睁的老大了,王磊,你个王八蛋有没有自觉呀,上次不是跟说清楚了吗?居然又来这么一糟,晕倒,你上次没闹够吗,这次居然在学校门口处叫嚣,秦暖暖气的顾不得那么多了,而且,她实在没法顾了,该死的王磊,在她最在意的人面前说她的坏话,是可忍孰不可忍,不说清楚,这让学长怎么看她吗。

    软软的声音,带着娇滴滴的味道,明明暖暖很生气,声音很大,但是这声音真没啥气势

    “王磊,你搞清楚状况,什么我是你女朋友呀,我什么时候是你女朋友了,你别乱讲啦,还有,我与学长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样,学长是因为救我受伤了,不方便下楼,我不过是给学长送饭,你别想得那么龌龊啦。”

    众人一听,耶,原来秦暖暖还没追到刑学长呀,原来秦暖暖与刑无边不是nan女关系,只是因为受伤才照顾的呀,太好了,学长还是单身的。

    王磊气的更严重了,不过他才不管后面那段呢,对于暖暖否定是他女朋友的事,他生气了,秦暖暖,这个女人,他追了四五年了。

    “我追了你五年了,我不是你男朋友,谁是。”

    秦暖暖生气了,跟这种人,真是没办法讲话了。而此时,刑无边已走了过来,在众人的注目下,来到了暖暖的身旁。

    暖暖很是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为什么,为什么每次丢脸的时候,都被学长看到,啊啊啊,怎么可以这样。

    无边看到独自懊恼的暖暖,很是宠溺的一笑,这一笑,让一甘花痴女昏倒了,天呀,学长,他笑了,笑了。好帅呀,好帅呀。

    这么近的距离看到学长的笑,好幸福好幸福呀。

    宠溺笑是对秦暖暖的,当刑无边看向王磊时,脸上依就有笑,但眼里只余怒火,这个男人,居然胆敢如此说他的暖暖,他死定了。

    明明,刑无边对着他笑,为什么他会觉得一寒呢?不由自主,王磊后退了一步。

    给读者的话:

    推荐好友的古言文文《错红妆》

    </p>
【上一篇】:205. 204重见【回目录】 【下一篇】:203. 202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