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宫斗小说 > 凤血 >

鸳鸯风急不成眠

    一纨扇,究竟与谁,何皇后同裴昭仪四目相对,一时间杏眼流波,凤瞳转辉,好不彩。

    “昀凰,且将你这画扇收好,莫叫人以为朕刻薄后宫,连扇子也不舍得。”少桓睨着众妃嫔,薄唇如削,挑一丝戏谑的笑,“传旨织造司,将新贡的齐纨裁了,赐各宫篦丝、玉版、合huan、七宝画扇各一。”

    如此皆大欢喜,争无可争,皇后白皙脸颊却透出微红,不动声垂下眸子,领了众宫妃谢恩。裴昭仪心里不屑,也只得无奈俯首。皇上似也意兴阑珊了,拂袖推杯而起,“罢了,朕有些乏了,都散了吧。”众后妃又是伏跪一地,恭送圣驾。那云鬓雾髻累累的梳着,金钗翠翘颤颤的绾着,低伏下来亦是各花式琳琅,如同月下芍,锦绣簇拥,满目繁华。

    少桓目光扫过,却无处可堪停留——惟有跟前的一人,婉转低首,徐徐抬眸,沉静而张狂地与他对视,似孱弱枝头开出炽烈的花,媚纵肆,直灼进人心里去。

    昀凰一直笑,一路笑,直至回到辛夷宫里,仍有笑意漾开在眉梢眼角。身边宫人极少见过她笑,偶有愉悦之事,也只得一丝浅淡笑意。骤见这般笑容,反叫人打心里透出凉意。近侍宫女悄无声上前,替长公主更衣卸妆。侍侯太妃的老宫人至帘外回禀,说太妃已经歇下,今日的也服过了,一应安好。

    昀凰默然移步窗下,朝恪妃所居的静庐望去,只见灯火已熄,唯有鎏金宫灯明灭摇曳于烟波水上。自净植斋里见过少桓之后,母妃的病势又更重了,终日惶惶,梦里也惊叫着一个名字,醒来泪流满面。御医说,太妃宜静养宁神,皇上便在辛夷宫临湖的北侧筑起曲桥,连通湖心静庐,以做太妃静养之所。

    微风动摇,入夜总有潮意,仿佛又要下雨了。

    青衣宫女侍侯着长公主宽衣,转身之际,袖底有物飘坠。宫女忙俯身将那齐纨合huan扇拾了,双手奉起。长公主接过手里,将纨扇定定瞧了半晌,忽一转身递向那妆台明烛。火舌上,雪白扇面立时现出一痕焦黄。默女失惊,不假思索抢前移开烛台。长公主身子一颤,终究颓然垂了手,缓缓跌跪在地。

    小宫女吓得呆了,慌不迭退出去,将殿门轻轻带上,却听那门后隐约传来一声低噎的笑。

    昀凰笑着,仰面倚靠妆台,将那烧去边缘的纨扇覆在脸上。

    扇面“莲华女”四个字纵肆飞扬,墨迹深泅扇面,也似铭入骨髓。那执笔题画的手白皙修长,也曾抚过她肌肤,寸寸流连。扇子被烧毁的边缘已然焦脆,一触而裂,仿佛是心头的某一处,触不得却又躲不过。

    月光被浓云遮蔽,残余一抹昏黄照进银钩珠户,照见尊贵无双的长公主茫然蜷缩在地上,长发凌乱纷覆,华美宫装褪尽,只余素衣裹艳骨,愈发伶仃。

    夜这样浓黑,宫阙高且辽远,仿佛再看不到尽头。

    闷雷声里,这雨终于下了。

    屋里仍是窒闷,更弥散郁郁沉香,缭绕出纷纭幻影。玉砖的冰冷透过衣衫,驱不去心底潮热,是什么呼之欲出,是什么浅浅咬……昀凰仰躺了下来,躺在人人踩践的尘埃里,散一地青丝,辗转;缠一身欲孽,栗颤。

    殿门吱呀地响,有一道淡淡影子投进来。

    绫锦细簌声近前,昀凰却不睁眼,苍白面容映着纷乱青丝,寂寂似睡莲。

    杜若清苦的香气浮动,衣摆拂过脸颊,锦缎而冰凉。他俯下身来静静看她,离得极近,隐约触到彼此肌肤的温热。昀凰闭着眼,似一尊没有生气的玉像,脸颊却有异样的嫣红。两人气息交织,于静默里,只听得彼此渐渐凌乱的心跳。

    少桓拾起那烧焦的纨扇细细把玩,迎了月光,那焦痕也似有极致的美。

    两人私下里题画的扇子,她公然张扬人前;当着后宫诸人,她以莲华女的典故试探皇后,戏弄他的宠妃……这般费尽心机,不计后果,引来悠悠众口,后妃之妒,只为他放手,放她生也由己,死也由己。

    “既然憎恶,怎不烧个干净?”他语声带笑,笑里缠mian,绵里却有淬毒的针,“是舍不得,还是烧不尽?这般罪孽深重,你倒想一人解脱离去?”少桓笑着,以那焦黄残扇摩挲在她脸颊,扇斜斜挑入她交襟领口,那薄绢贴着肌肤,隐透一段腻光如玉。

    昀凰仿佛不曾听见他的话,紧闭了眼,任那冰凉扇滑过颈项,探间……所到之处,轻拢慢捻,徐徐挑动。看她气息紊急,口起伏,于无声里煎熬辗转,少桓眸越发深沉,气息渐渐紧促,“昀凰,朕不会放过你,万般罪孽你都要陪朕一起消受!”

    扇蓦的一沉,抵在她咽喉,迫出她紧闭唇间的。

    那里混着叹息,似嘤咛又似悲吟,昀凰睁开眼来,喘息而笑,“如何消受,你要同我白首偕老,还是与我江山与?”月光凉薄,照见她青丝缭绕,媚颜如毒,少桓的脸却骤然苍白,似被鞭子中伤口,牵出支离破碎的痛。

    近有何氏外戚,远有悠悠众口,他却是中兴之主,开明仁君,如何能留她,如何能相守?

    “父皇筑辛夷宫,囚母妃一生,如今你筑那栖梧宫,是要锁我一世么?”昀凰半撑了身子,宛转迎上他,幽幽笑道,“皇上有后宫三千,母妃尚且有我,昀凰又有什么?”

    “你有朕。”少桓语声低哑,昀凰却笑出声,看他目光深寒,益发笑不可抑——朕,他要她视皇上为少桓,却口口声声放不下这一声朕。这宫里已没有少桓,只有皇上,而她所有的,不过是三千梧桐,万丈深碧,一世惨淡。

    “臣妹要不起。”昀凰长发披散,薄衫半敞,笑容淡淡敛回眼底,“皇兄若真怜惜昀凰,不若找个不相干的外臣,将臣妹远远打发了,从此各安天命……”语声窒断,少桓修削手指蓦的扼住她颈项,苍白手背绽出青筋,眼底戾气大盛,齿间吐出冷冷二字,“休想!”

    昀凰挣扎喘息,半掩的衣衫褪下,雪白肩头连同尽。少桓看着她凌乱模样,眼里怒渐转为悲哀,悲哀里透出绝望。他伸手揽了她腰肢,将她紧紧箍在怀中,一低头在她肩头咬下。昀凰,却不挣扎,任他从肩头细细啮吻,直吻至耳珠。他含了她小小耳珠在口中,轻咬,深,哑声唤着她的名。昀凰的回应却是涔涔泪水,无声无息落下,湿了他的唇,咸苦直抵心间。他身上杜若香气清苦,仿佛是和她一样的哀伤,一样的癫狂。她凄凉泪眼令他绝望若狂,裂帛声里,断了衣带,散了璎珞……他狠狠将她抵上身后妆台,拂袖挥落一地珠玉碎溅。

    男子肌肤的,身躯的沉重,将她圈禁在yu挣扎的囹圄里,不得动弹,不能呼喊。浮动在杜若香里的气息如此炽热,仿佛幽碧之火,在交缠的躯体间肆烈蔓延。惊雷滚过天际,檐下急雨如瀑,雨声风声雷声,夺去天地万籁,只剩冲撞、撕裂与滂沱。

    宫灯寂灭,明烛吹尽,昏冥暗里,唇与舌抵死纠缠,孽与欲绝望争夺。她的断续,被封缄在他唇间;他以舌尖度入清苦,却吸入她的*。她身子悬在妆台边沿,双手被他高抬在上方,弓起腰肢迎就,最屈辱的姿态竟蔓生出极致的妖娆。

    暗夜遮蔽了羞耻,弥散了渴求,昀凰仰头望着眼前的少桓,看他膛起伏,男子的身躯硕颀,苍白肌肤染上欲口伤痕宛在,暗红而狰狞,似被撕裂了心房。

    雷声震动了琉璃重同雨势更急,刷刷打帘栊。

    欲焰焚烧,寸寸吞啮彼此。这驰骋在她身上的男子,妖异癫狂,再不是那温雅雍容的君王。他喘息渐渐沉重,汗水濡湿了鬓发,沿着脸颊颈项滚下。那狂躁挣扎的兽,在她身体的樊笼里冲突挣扎,掠起她阵阵。被摧折的,再不能抑止,昀凰喉间逸出哀求的尖叫,蓦然攀紧他肩头,目光迷乱,如痴如狂,“少桓——”

    这名字终于冲口而出,携了千般凄凉,万般痴妄。他紧紧抱住她,疲乏地伏在她前,微微,似一个任的孩子,“朕不会放你赚生生世世也不会!”

    (下)

    金丝架上绿鹦鹉轻啄玉钩,陈国夫人拿了细银勺往那食盅里添着金粟,一派沉静专注,似乎全未将皇后的焦灼神情看在眼中。何皇后端着茶盏,一下下拨着水面飘浮的茶叶,良久也未喝一口。

    “红豆这张嘴,被你惯得越来越挑了。”陈国夫人笑吟吟逗弄着那只名唤红豆的鹦哥。皇后将茶盏重重一顿,茶水泼溅在案上,“都这时候了,母亲还有闲情管这鸟儿!”潜月屏息敛声立在一旁,悄然上前将茶盏收拾了,却听陈国夫人悠悠开口,“姌儿,你这浮躁的子总是不改。”

    皇后气闷,在母亲面前也没了风范仪态,倒流露小儿女的蛮,“不浮躁又如何,父亲处处讲个沉稳,却还是让裴家有机可趁。如今这事,是哥哥犯下的过失,却丢了整个何家的颜面,叫我在皇上跟前也无脸。你看那裴家的丫头,如今张狂成什么样子!”陈国夫人脸略沉,“过错犯也犯了,你哥哥也闭门思过了……朝堂上的事,自有你父亲处置,这宫里才是该你心的地方。”何皇后无言以对,心中却是气苦。

    前日里镇守西疆的抚远将军裴令显,截获一道传往乌桓的密信,跟着密信追踪而去,竟被他掀出一宗大事——当日城破宫倾,废帝宫里后妃公主俱都饮鸩自尽,唯有宁国长公主和恪太妃被保了下来。废后郭氏也已自裁身亡,首验明无误。当日率领前锋最先攻入宫门,发现废后等人首的,正是何皇后的兄长何钺。

    皇上曾下旨令他严查宫禁,勿使一人趁乱走脱。然而时隔三月,裴令显擒获那一私通外寇的逆贼,发现竟是昔日大侍卫,幕后正是乔装逃出的废后郭氏。当日饮鸩死去的只是一个替身宫女,与郭后面貌略似,毒发后身紫涨走形,竟瞒过了何钺。亲信侍卫接应郭后逃出宫去,藏匿民间两月,悄然潜入西疆。

    出了关外,便是东乌桓,亦戍后长女远嫁之地。昔日长乐公主下嫁东乌桓太子,太子尚未即位即病故,其弟即位,尊长乐公主为太妃。郭后潜逃西疆,欲投奔长乐公主,向东乌桓借兵复国。那密函中已约定,东乌桓将遣出人马至关外迎候,先将郭后救出,再谋大计。与郭后一起被捕获的还有兴平公主华瑶,已被裴将军连夜押赴京中。如此一来,裴家立下大功,当日何钺之失却险些酿成后患。皇上重重嘉赏了裴令显,而责何钺闭门思过。

    裴家本已渐渐受到皇上器重,在军中与何家颇有分庭抗礼之势,此番更是扬眉吐气,连带裴昭仪也晋为贤妃。何皇后素来心气高傲,又如何能咽下这一口气。若再被裴妃抢先得了皇嗣,非但后位可危,连带何家也将陷于败局。

    这也是陈国夫人最忧虑之事,朝堂纷争,各有输赢,然而谁能先握有皇室血脉在手,谁便握住最牢靠的胜券。陈国夫人又再提及子嗣一事,反复耳提面命,终于令何皇后恼怒了,“皇上冷落后宫已久,我这中宫皇后也仅朔望得见,更何况……何况……”

    “何况什么?”陈国夫人将眉一蹙,看皇后欲言又止,脸难堪,不由脱口追问。

    垂帘重重落下,潜月领着左右宫人悄无声退了出去,静室里只余皇后与陈国夫人母女。

    皇后册封也不过三月,仍是新嫁,低头间流露惶惑窘态。她这般神,阅世已深的陈国夫人隐隐有些明白过来,“姌儿,究竟有何难处不能开口,对为还需隐瞒么?”

    “子嗣之事,不是我一人做得主的。”皇后声若蚊蚋,白皙脸颊红得似欲滴出血来。陈国夫人心往下沉,试探问道,“皇上不愿驾幸中宫?”皇后口起伏,纤细手指紧绞着腰间一段流苏,将那珊瑚缀珠生生扯散下来,“只怕是哪一宫都不肯驾幸。”

    “这是为何?”陈国夫人失惊,不由压低语声,“难道皇上的身子……”皇后,窘困地咬了咬唇,“御医说,皇上龙体虽有旧疾之困,却无碍敦伦,只是子嗣也未必易得。”陈国夫人蹙眉道,“既是无碍,你便多下些工夫,迟早会有所成。”

    工夫,这话令皇后蓦然觉得耻辱。世家淑媛耻言床闱之事,堂堂一国之母与诰命夫人,却要关起门来说这等难堪之事。但比这更难堪的,却是芍宴罢的那一晚——

    每月朔望帝临中宫,历代帝后都是这样的规矩。那日恰逢十五,承淑宫里宴罢,皇上启驾回了御书房,仍要披阅完当日奏疏。皇后在中宫沐浴薰香相候,夜近深宵终于等来皇上。帝后合寝是大事,有尚寝女官专掌天子燕寝之仪,司设掌床帷茵席,女史掌执文书。彤史在案,每有临幸都以朱笔题记,巨细遗。

    那日皇上却已乏了,直入殿,命随侍宫人都退下。以往都由宫人侍侯帝后宽衣,从未由皇后亲自服侍皇上就寝。自帝后大婚之后,皇上时有驾幸中宫,然而何皇后情庄淑,于这闱第间事始终拘谨羞涩……宫灯照得亮如白昼,她屏息上前,为他宽去外袍,手指触上盘龙腰带玉扣,却怎么也解不开。他眯了眼看她,目光飘忽,渐渐,分明落在她身上,却又不似在看她。她怯怯低了头,蓦然被他压倒在身下,纠缠情浓间,她忘情轻喃,低低唤着皇上,他却哑声说,“叫朕少桓。”

    她从不知道,他还有这样一个名讳。今上单名一个胤字,为避天子讳,将天下胤姓改为了应姓。他却说他是少桓,回旋在舌尖上的两个字,温柔万端。她有刹那迟疑,试着唤了一声,“少桓。”他蓦然停下,蹙紧眉头定定看她,似在看一个不相识的人。“少桓?”她又唤他,不待话音落地,他竟是一震,狠狠拂袖身,狼狈离开她的身子。云犹未布雨已敛,片刻前犹是温柔乡,转眼已作霾天。

    她呆在那里,不知因何触怒龙颜。着身子拥衾而起,顾不得羞赧,张口却不知该唤皇上还是少桓,终究只惶然望着他背影远去。

    第二日才知道,当晚皇上离开中宫,便去了长公主的辛夷宫。
【上一篇】:筝上新弦张旧恨【回目录】 【下一篇】:齐纨新裂见莲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