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宫斗小说 > 凤血 >

锦绣华年对霜冷

    ——“为国家宅见恶如农夫之务去草焉,芟夷蕰崇之,绝其本根,勿使能殖”。

    天佑三年,怀晋太子在北疆罹难,京中横生剧变,禁军统领亲率三千甲士宫,景帝连夜逊位,东宫上下一夜屠尽,太子妃亲族俱诛,其余姬妾连同仆役侍卫一个不免。东宫侍卫拼死护卫太子妃与四名幼主出逃,携庶出二主出北门,太子妃携二子出东门。至东门外,太子妃行迹曝露,与幼子一同就戮。长子胤被东宫死士救出、随后与庶子徵、长女姒脱险,匿迹而去。庐陵王继位为帝,次年春,改元天应。越四年,怀晋太子遗孤案发,被文定公苏焕匿藏起来的三名幼童尽被搜出。长子格杀当场,幼子幼女遭扑杀。

    这一年,昀凰三岁。

    三岁女童尚不能记事,却并非全然懵懂。至少,那一夜里映红天边的火光、撞开宫门的呼喝、母亲凄厉的哭声……从此清晰刻印在昀凰脑中。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里,有瑟瑟发抖的身体,丰腴隔着衣衫,透出腻人的,令昀凰不能喘息。将她紧搂在前,用袖子遮住她的脸,不让她看见跪在宫门哀泣的母妃。可耳边仍听到孩童的啼哭,随即是母妃的尖叫,夹杂了谁的呵斥,谁的号令……最终,两声闷响,一声哀呼,终结了所有混乱。

    却得更加厉害,牙齿发出格格声音。

    那哀呼是母妃的声音,昀凰一口咬上手背,趁机挣脱,直奔恪妃身边。却瞧见侍卫拖着两只麻袋离去,鼓起的袋子在宫阶玉砖留下猩红的两行。而母妃目光发直,定定看着阶下泅散的两滩深红,一声未出便昏厥过去。昀凰惶然低头,看那雕花玉砖被浸出诡艳的图案,盘曲沟槽里犹有深红漫开……从此昀凰便记住这图景,常常将清水浇上玉砖,看砖面泅开水迹,却总及不上当年猩艳。

    据说经验老道的施刑者会将分寸掌握得恰好,前几下重击不会致昏致死,只会令人筋骨俱碎。这样想来,当年两个幼童连惨呼也未发出,只一击便死去,可算是慈悲了。

    昀凰细细审视眼前的郭后,看天窗漏下惨白月光,映在她凄厉面容上。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郭后嘴唇翕张,说出的却是刻毒诅咒,“贱婢,今日你害我,将来必有人还施十倍惨酷于你,我死后化为……”

    “化为厉鬼也不放过我是么?”昀凰截断她的话,微微笑道,“母后的心意,昀凰懂得,故而选在子夜送你上路。月至中天,弱,人死怨灵不灭,徘徊之间,永不得往生。”

    这世间空有因果,从未见过业报。若真有神鬼之功,又哪来这许多妖孽横行。

    她与母妃一辈子为敌,如今人死灯灭,一了百了,连父皇也不在了,岂非只剩母妃独自留在世间,受这凄凉煎熬——恶人先死,反而先获解脱,这不公道。

    昀凰宁愿有鬼,宁愿她死而不散。

    更漏声过,子时正。宫人预备行刑,只待长公主示下。华瑶眼睛不眨,也不再流泪,只死命攥住囚栏,紧紧望了郭后,眼眶里似要滴出血来。昀凰缄默抿唇,冷冷看了华瑶良久,终究拂袖转身,“带她下去。”

    已被白绫套紧脖子的郭后,听得昀凰此言,眼底掠过一丝如释重负的安慰。

    “母后……”华瑶挣扎着被拖出了囚室,郭后闭上眼睛,面平静,再无眷恋。

    左右宫人发一声令,同时将白绫两端收紧。

    一缢,二缢,三缢。

    缢刑要绞上三次才将人绞死,若死得早了,便算行刑者的失职。

    昀凰目不转睛看着,看白绫一次比一次勒紧,看郭后一次比一次挣扎得无力。不见血的死亡,连声音也没有一丝,只有月光冷冷照着雪白的绫子与死白的脸。

    夜中的宫门,像森然张开的巨口,直通向幽暗深宫。

    子夜已过,轻车简骑的一行驰入宫门,长公主的车驾悄然而回。宫门过戌时落锁是雷打不动的规矩,宫禁森严,即便皇后也不得擅自出入。逾时若要开启宫门,需向皇上请旨,即便有天大理由,犯了宫禁也将受鞭笞之责。这是祖宗规矩,从未有人可以例外——只除了宁国长公主。

    辛夷宫前桐影森森,宫灯高挑也照不散子夜的深暗。长公主下了凤蝇侍侯恪太妃的老宫人匆匆迎上,禀报说太妃还守在殿前,执意要等公主回来。

    见长公主缄默驻足,老宫人惴惴抬眼,见她脸被月华照得苍白,透出韶龄女子本不应有的疲态。昀凰一言不发转身,朝恪太妃所居的静庐行去。

    通往静庐的曲桥逶迤,远处波心荡漾,一轮冷月昏黄。远远便看见恪太妃立在那里,披了一袭风氅,朝宫门殷殷翘盼。那纤瘦身影映入眼中,蓦然令昀凰心头一窒,眼中竟微微发热。

    天家儿女,无论获宠与否,总也是百般娇贵,便是市井小民也会宠溺子女。昀凰却不知娇宠是何滋味,只知道时时守在母妃跟前,在旁人欺辱她的时候护着她离开。而昀凰被欺负时,恪妃只会惊惶哭泣,连拉着她离开的勇气也没有。渐渐,昀凰学会不再反抗,学会默然承受,再不曾指望过旁人的援手——除去自己,谁都是旁人,母妃也不例外。

    世事翻覆,待到以为自己足够强硬,却在这样的月夜,望见母妃孤单守候的身影。

    无论何时,无论她是从前的清平抑或而今的长公主,始终她只是她的昀凰;无论她做什么,做对做错,回转身时,总有一个亲人在等待她归来。

    昀凰缓缓走近,见她鬓发被风吹得凌乱,便伸手去拢。恪太妃却将昀凰的手攥住,将她冰凉指尖轻轻拢在自己掌心暖着,笑容安静而温柔。昀凰扶了她徐步回到殿,替她宽衣,看着她睡下。恪太妃目不转睛看着女儿,漆黑瞳仁倒映出昀凰疲惫的笑容。她怯怯伸出手,抚上昀凰脸颊,想将这不好看的笑容抚去。

    昀凰俯身在她榻爆柔声说,“睡吧,往后再没有人欺负你。那些欺辱你的人,通通都死了,只有你跟我还活着,还有很多日子要活。”

    恪妃仿佛是听懂了,又仿佛很是迷惑。

    后宫里争斗一世的女人们,或饮鸩自裁,或死于刀斧,那样跋扈的郭氏也死于白绫之下,反倒是疯癫的恪妃活到了最后。旦兮夕兮,福兮祸兮,谁又知道明日笑者何人。

    无论怎样,从前的敌人都不在了,她终该是欣慰的——昀凰心中这般想着,却在母妃脸上找不到一丝欣慰的痕迹。看来,她已毫不在乎。

    或许一直耿耿于怀的只是清醒着的人,如郭后,如父皇,如昀凰自己。

    昏暗烛光照着恪太妃朦胧的面容,隐去了风霜痕迹,楚楚风致依稀还似当年。这般美丽的女子,岁月亦不舍得摧折她的容华,那个男子却终究忍心将她抛弃……当年强娶太傅之女的庐陵王,是怎样英姿勃发,俊彦无双,以致十余年来,父仇家恨也抹不去断情伤。

    昀凰凝视母妃面容,一时迷茫,不知这世间是否真有情孽如此,教人永沦痴妄。恍惚间,父皇的模糊面容似在眼前晃过,或又变成少桓的眉目,少桓的笑容。

    苏家犯下逆谋之罪,怀晋太子遗孤伏诛,恪妃激愤之下怀刃行刺……外头不知这些传言真假,昀凰却隐约有些印象。母妃目睹扑杀昏厥,第二日夜里,父皇来了辛夷宫,母将昀凰悄然抱走。入夜,昀凰从睡梦中惊醒,听见外头一片惊乱。依稀从寝殿传来宫人呼叫,随之是父皇暴怒的斥骂和母妃的哀泣。母锁起了殿门,不让昀凰出去。耳听着母妃的哭声,昀凰只能瑟缩床头,拿锦被蒙住自己,那可怕的声音却仍从四面八方钻进来……天终于亮了,昀凰赤足奔进寝殿,看见母妃衣衫凌乱地躺着,露的肌肤上淤痕遍布,长发垂下榻爆像一丛死去的藤蔓。

    从此父皇再没有踏足辛夷宫,本已神智迷乱的母妃也再不曾清醒过来,只是一日比一日倒退回去,回到什么也不曾发生的时候,恪妃还是恪妃,父皇还是父皇。

    私心里,昀凰宁愿没有父皇,只将那模糊的明黄身影当作“那人”。

    那人在位时,弑父杀兄,屠戮无数,臣子获罪动辄夷族。苏家的下场算不得最坏,至少还留了一个恪妃,一个昀凰。他不杀她,连她的位份也不曾废去,只从此将她遗忘。任由旁人欺她辱她,任由她的女儿孤独长大,只留她们在空寂的辛夷宫里,独对风霜,同那木槿花一起盛开、萎谢、凋落。

    那人,仿佛是过她,也仿佛是恨着她的。

    如今是是恨已不要紧,一个死了,一个痴了,再无人知晓其间恩怨。

    看着母妃终于睡了,昀凰默默起身,孑然走出殿门,裙裾拖曳身后,轻罗绡纱湿了夜露,凉凉贴着肌肤,冷意直渗入骨子里去。

    凤帷半掩,罗幕低垂,白绢绘墨的屏风后头,一盏琉璃宫灯淡淡照着,四下清寂,宫人一个不见。昀凰在屏风前驻足,仿佛闻到隐约浮动的杜若香气。转出屏风却见明烛空照,室寂静无人,只余一只玉壶,半杯残酒闲搁在案几上。昀凰走近前去,端起那半杯残酒,指尖拂过杯沿,仿佛触到那熟悉的气息和他唇上的温凉……腰间蓦然一紧,已被他稳稳圈入怀中,男子温热气息迫近耳鬓。昀凰闭了眼,软软倚上身后膛,任他啄吻在她耳垂。

    少桓语声低哑,似半醒半醉,“为何郁郁寡欢?”

    昀凰阖目不语,只觉他温暖气息拂在颈间,撩动心头酥软。

    “你要的,朕都给了。”少桓修长手指摩挲在她冰凉的脸颊,“仍不能令你快活么?”

    但凡她痛恨的人,他都交到她手里;她所受过的苦,皆还施十倍于她的敌人。他给她复仇的权力,让她亲手抹平过往屈辱,踏过敌人的骨。

    所以,她是应当快活的,不是么。

    昀凰默然抬起手来,纤白手指迎着月光,腕上赫然有一道鲜红掐痕

    “我上前看她,她却睁开眼,伸手便抓住我。”昀凰有些恍惚,神疲惫不堪,“她瞪着我,眼睛里流血,一直流下脸颊。”

    “不过是濒死返照,人死了便什么也没了。”少桓紧揽住昀凰,语声温柔,眸却清寒。昀凰怔忪看着手上淤痕,眼里渐渐浮起厌憎。那血红淤痕像是附在手上的怪物,令她越看越厌,竟不顾疼痛地抓上去,想将那一圈血痕从肌肤上抹掉。少桓忙将她双手攥住,她却极力挣扎,发了狠的出手来。

    “不要紧,昀凰,这不要紧。”少桓紧紧将她手腕拽住,一低头便吻了上去。那火辣作痛的伤处被他温软嘴唇覆上,初时的惊怔,渐被他唇舌掠起的颤栗淹没。从手腕至指尖,他锡她寸寸肌肤,轻轻啮咬下去,咬住那蠢动的心魔。

    昀凰身子绵软,再无力气挣扎,只任由他吻索求。痛在肌肤,痒在骨髓,酥麻在心头,身子深处似有一道空洞寒冷的裂缝,恨不能以他全部的温暖来填补。

    月华清寒,闱间香腻,红唇呵暖。她依依攀住他脖颈,满目迷乱,苍白脸颊浮上一抹极致妖红,蛊惑他难遏。少桓狠狠将她抵上屏风,拂袖熄灭了案上灯烛……冥暗室里只有低抑、沉重喘息起伏,纠缠难分的躯体隐现在屏风后头。

    的气息消散,静谧月光映照着铺散一枕的青丝,昀凰蜷伏在少桓怀中,似一只慵倦的猫。

    “我不想见到瑶瑶。”昀凰漠然开口,“待明日择个去处,便将她送走。”

    “唔。”少桓一笑,手指梳过她如丝长发,“心软了?”

    昀凰蹙眉翻过身去,“我厌了。”

    “还以为杀一个郭后不足以消弭怨恨,看来朕数虑了。”少桓仍只是笑,“你喜欢如何处置华瑶都好,只这去处,是早已择定的。”

    “裴令显么?”昀凰眉梢微挑,冷冷笑道,“一个女子给人欺辱也就罢了,反倒要委身给那人作妾?”少桓失笑,“你倒来不平了,也不知是谁要折磨人的。”昀凰有些恼怒,半撑起身子睨他,“这两桩事全不相干,即便我折磨得,旁人也欺辱不得。”

    少桓微微蹙眉,“朕将华瑶赐给你为婢,不单单是为了令你痛快。”

    见昀凰冷冷侧首不语,少桓揽过她身子,轻叹道,“朕需要裴家,你需要盟友。裴令显年少热血,极好颜面,前日裴妃来求恳,朕故意不肯答允。若由你来成全他这情面,裴家兄妹必定感激,往后你少一个对手,多一个盟友,如何不好?”

    “我要这盟友来争些什么?”昀凰似嗔似笑,“皇兄是嫌三千佳丽不够,还缺一个昀凰?”

    少桓脸冷了下来,淡淡直视她,“朕的心意,你该清楚,无需说这番话来激怒朕。”

    他确是一番良苦用心,暗暗为她铺设人脉,笼络盟友,找来裴妃做了皇后跟前的挡箭牌。若是从前,她应会诚惶诚恐领情,小心仰人鼻息,揣摩着旁人喜怒行事。可偏偏在他跟前,她一反常态,生平第一次学会跋扈任

    只因他是这世间唯一肯宠溺她的人,教她即便不甘,即便挣扎,也一步步坠入其中去。

    昀凰一切都看得明白,惟独左右不了自己本心。

    “我不要争。”她终究还是低了头,神一时迷茫,带着孩子气的倔强,“就这么捱完一世也好,别的我不想要,也不在乎。”

    不争,不要,不在乎,这话从她口中说出,如此可笑亦可怜。

    昀凰自己也怅然笑了,脱去一身坚甲,谁也不是真的冷硬如铁。

    少桓心中绵软不忍,仿佛想说什么,又觉说什么都是多余,只轻轻吻在她额头,给她无声的抚慰。昀凰闭上眼,静静听着他鼻息渐沉,很快便坠入熟睡,仿佛是极累极倦了。

    长夜无声,惟觉漫漫。

    月光透帘而入,匀匀铺洒在他肩背,似有细微银芒流动在玉肌肤上。少桓睡着安稳,挺秀鼻梁被长睫投下影,气息间散发出杜若清香。昀凰悄无声地起身,信手将他雪白丝袍裹在身上,轻轻牵过薄衾替他盖好。

    辛夷宫侧殿之后有巧的濑玉池,是当年专为恪妃建造。宫人已备好了沐浴的香汤,将一勺勺豆蔻、白檀、兰草及末混杂的香片抛洒入水中,水汽薰蒸,异香浮动。昀凰褪去外袍,步下浅阶,将身子缓缓浸入池中,乌黑长发飘浮水面,如荇流之。

    仰靠池爆池水温暖,舒解了周身酸软……仿佛过了许久,似醒非醒之间听得一声叹息,昀凰回眸,朝池边白衣散发,襟怀微敞的少桓慵然一笑。少桓朝她伸出手,俯身将她拽了起来,任她湿漉地投入怀中,将他刚换上的锦袍弄得湿透。

    他将她横抱到外室软榻,低头间嗅到她肤泽温香,隐约透着一缕麝香的馥郁。

    “又是麝香。”少桓一时黯然,满目怜惜里透出些许无奈。

    麝香,历来闱禁物,女子久用将致不育。汉成帝皇后赵飞燕姐妹嗜用麝香,以致终生未能生育。有此例在前,宫妃无不避忌。旁人千方百计求嗣,唯有她每日沐浴,都在兰汤里加入麝香……少桓掬起她湿发在掌中,俯身低低说道,“朕不许你再用这东西!”
【上一篇】:会向瑶台月下逢【回目录】 【下一篇】:筝上新弦张旧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