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宫斗小说 > 凤血 >

当时何似莫匆匆[上部·完]

    惠太妃并不算太老,却已银丝满头,身形佝偻。当年她是一个美人,现在皮囊枯槁、喘息沉沉,隔了青帷幔看去有些吓人。昀凰撩起床帷,用丝帕替她擦拭额头、脸颊和双手。老人并不出汗,身体却散发出一股肖似霉坏的气息,频繁擦拭也不能淡去。

    昀凰绞干丝帕,正要抬起太妃枯瘦右手,那手微微一紧,将她的手握住。彼时十五岁的昀凰,身量单薄,手上却已有了箭留下的微茧。太妃目光混沌,枯瘦手指迟缓抚过她掌心,竟发现了母妃也不曾在意的微茧。一声浑浊叹息,老太妃唇边皱纹更深。

    “可怜。”那干瘪唇间吐出这两个字,令昀凰脸一僵,蓦的将手出。这是她最憎恶的字眼,谁也不配说。老太妃昏黄眼珠朝她转过来,分明早已失明,却似幽幽看穿她的狼狈。昀凰退开两步,心中莫名生出一丝恼怒。虽有祖孙辈分,却从未亲近过这位孤僻的老太妃。直至她垂垂将死,病榻前孤零零只有她一个后辈守候。这寝宫里仅有几个年老宫人,连侍也鲜见踪影。一老一少,整日里并无多少话说。昀凰不善于承欢膝下,只会默默端侍水,亲手为太妃洗拭净身。太妃眼睛已盲,神智时醒时乱,在旁人看来不过是闭目待死。昀凰却隐隐觉着,她应有心愿未了,似乎拼着一息尚存,不能撒手。

    余晖褪去,宫室幽暗,不觉已是黄昏。

    老宫人入掌灯,昀凰看一眼天,默默将帷幔放下,向惠太妃俯身告退。辛夷宫里还有母妃等着她照料,不能彻夜留在此处。出了咸福宫,两名宫人执灯在前,一路往辛夷宫去。平素鲜少有人踏入这不是冷宫胜似冷宫的地方,入夜连廊掩映,宫径幽深。

    忽闻靴声橐橐,迎面金甲生光,一列羽林骑匆匆而至,几乎冲撞到昀凰跟前。

    为首郎将仗剑参见清平公主,称宫中发现刺客行迹,宫门即时封闭,阖宫上下禁闭搜寻,任何人不得出入。骤然听闻刺客入宫,身侧宫人惊骇失。昀凰初时愕然,旋即啼笑皆非——父皇、皇后、太子率诸皇子与帝姬都去了上苑射典,宫中空落落只剩下无宠妃嫔、垂死太妃,与她这落偏主。若真有逆挑此时入宫行刺,岂非滑天下之大稽。虽是不以为意,事关宫中安危却也不可大意。四下去路已被羽林骑截断,辛夷宫也闭了门,昀凰只得退回咸福宫,静待宫禁解除。

    侍宫人皆被唤出殿外盘查,羽林骑沿一间间宫室搜寻过去,只有太妃寝殿未敢惊扰。昀凰只恐他们喧哗,便上前阻住,“我进去瞧瞧便是,你等不可扰了太妃静养。”羽林郎应一声诺,心知再糊涂的刺客也不会冲着一个垂死老妇而来,搜巡咸福宫不过是例行公事。

    宫人都在外头,宫灯照得殿幽旷,寂寥无人。

    轻悄步入帘后,一切静好如常,惠太妃已然安睡。只有床帷松散,锦衾一角落在外头。昀凰安了心,悄然上前替太妃掖起被角。目光掠处,却见惠太妃紧闭的眼皮微微跳动,气息紊乱,口不住起伏。昀凰一惊,慌忙唤她,太妃睁眼应了,喃喃只说无妨。看她脸有异,昀凰到底放心不下,起身欲唤人。蓦的衣袖一紧,气息奄奄的老太妃竟扯住她,急促喘息道,“我,我好得很……莫要叫人进来……”

    从未见过惠太妃如此惶急模样,昀凰一时懵然,点头应了,心头却转过惊疑。凝眸细看,发觉太妃眼角湿润,竟像是哭过。昀凰目光转动,不动声审视这方寸殿。惠太妃眼睛瞧不见,却惴惴侧首,仔细听着周遭动静。昀凰扶了她躺下,她伸手出来索,到那玉枕再不松手。顺着这一眼瞧去,扫过床前紫檀足踏,几点深不可辨的暗落入眼中。若非心细如发,亦绝难发现。循着几点暗,昀凰的目光缓缓移去,移过瑞蝠玉砖,移向床后屏风。

    衬着砖面,那暗终于显了出来,一痕触目惊心的鲜红——分明就是血迹!

    绢绘屏风横陈床后,宫灯照不到的影里,是什么无声无息,却弥散浓烈杀机!

    一榻一人一屏风,相隔不盈丈,羽林侍卫远在殿外,退出去已来不及,那杀意如霜刃,迫在眉睫。

    察觉到昀凰的陡然沉默,惠太妃焦躁起来,勉力撑着身子,正欲赶她出去。却听她恭顺如常地开口,“太妃早些歇下,昀凰告退了。”惠太妃松一口气,听得她足音退开,退开,却不是退向门口,竟似退向壁角!霎时间心头剧震,一口气转不过来,惠太妃骇然张口,已明白昀凰要做什么!

    墙角壁上,悬着古剑吟霜,先皇唯一留给她的念想——多少年日夜拂拭,青锋依旧雪亮。

    端娴少女,刹那间动如脱兔,疾退、转身、剑,决绝不带一丝迟疑。

    秋水横空,惊虹横贯暗室,没直刺屏风。

    血溅无声。

    剑锋刺入身体的刹那,昀凰已后悔——身后惠太妃微弱呼声响起,不见惊恐,只有哀痛,仿佛被夺去幼子的母兽。很多年后,每当杀戮在即,总会想起这追悔终生的一剑。只是十五岁的昀凰,孤勇不惜余地,生死只作平常。

    血溅白绢屏风,绽开雪地。昀凰手腕一软,来不及身,已被一双冰冷的手扣住。剑脱手,光如匹练,照见惊电似的一眼!尚未看清那修长人影,肩臂剧痛传来,猝然力道一带,身子已被他反剪制住。森寒剑锋抵上颈项,剑刃犹带他的鲜血,只需轻轻一划,便可割断她咽喉。昀凰闭了眼,却听脆裂之声伴随老人粗浊喘息。惠太妃挣扎跌下床榻,打翻了榻边托盘盏,一地狼藉。

    “她是昀凰!”老太妃艰难说出这一句,惶乱伸手朝前索,想要阻止什么。抵在颈间的剑锋却半分不移,扣住她的手冷而有力,如同身后那人的身体。惠太妃身子,哑声喘息,“昀凰,她是清……平公主,昀凰……”

    剑偏半分,语声清冷似有水意,那人低低开了口,“恪妃之女?”

    他竟提及母妃,昀凰悚然一惊,陡然听得靴声近殿前,方才翻盏碎裂之声已惊动羽林骑,外间有人扬声问道,“公主,殿何事?”颈间剑锋骤然收紧,那人闪身避入墙角,顺势将昀凰紧紧圈住,但有异动,便叫她立时气绝。惠太妃骇茫张口,仿佛连气也不能喘。昀凰察觉那人身子微颤,握剑的手似已不稳……三人无声僵持,生死已在一念之间。她只需叫上一声,外面羽林郎便会一拥而入。

    突然间,惠太妃一头碰在地上,朝他二人所在方位重重叩下头去。

    舍了身份、乱了尊卑、拼着最后一口气,为这刺客叩首求恳——昀凰已然呆了,望住白发苍苍的老太妃,耳边却听得外头郎将又是一声催问,声似已转厉。

    “没有事,我打翻了盏。”昀凰终于开口,“太妃还在歇息,你们都退下吧。”

    “末将领命。”

    外头靴声匆匆远去,扣在肩头的手松开,剑锋垂下。

    昀凰不敢回头,径直奔到太妃身爆将瑟瑟的老太妃扶起。一番惊吓折腾下来,老人脸青白,一口气已接不上来。昀凰着了慌,想要将她扶上chuang榻,却觉手脚发软。身后一双手蓦的将她扶住,那手苍白修长,稳稳接过了太妃,将她安置在榻上。

    那人穿高阶侍服,广袖垂地,血水便从他袖沿滴落,地上点点鲜红。昀凰顺着血痕看去,见他右边袖子已被染成暗,肩上赫然有道伤口,深可见骨。

    原来他早已受了伤,那一剑刺过屏风,他竟不能避开。昀凰惶然抬眸,目光移上他口,竟再也移不开了——血,从那可怕的伤处不停涌出,比臂上流血更甚更急。这人,却还搭住惠太妃腕脉,俯身低低唤她,浑然不觉自己伤势。

    昀凰僵在一侧,惊、疑、焦、怯一齐涌上心头,却只见惠太妃双眼大睁,竟是一脸欣喜欲狂,枯枝般的手颤颤索在那人脸上,“到底等到你了,活着便好,好,好……”她一叠声说着好,灰白脸庞竟有异样光采,抖抖索索向玉枕,“里爆在里薄今日交托给你,我也可安心去见皇上跟皇儿了。”那人在榻前跪下,紧紧握住了太妃的手,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什么,惠太妃竟连声笑了起来。昀凰看得心惊,只怕是回光返照,却听太妃连笑带叹,“少桓,少桓!你这傻孩子……”

    少桓,这名字从未听过,却又是谁?宫中皇子帝姬都不曾亲近过老太妃,一个刺客,却与她亲厚至此。然而眼下已来不及细想,昀凰看一眼那人,匆匆步出殿,寻个借口将宫人们远远打发了,不许任何人入——此时羽林骑尚未远去,若有人撞见太妃榻前这一幕,便大大的不妙了。

    也只片刻工夫,昀凰退回殿,惊见太妃静静躺在帷幔后面,那半身浴血的人,推开雕窗正欲潜走。然而一个踉跄,那人竟抚跪倒在地,伤处鲜血不断涌出……

    “后来呢,那人后来怎样?”瑶瑶脱口追问,复又惊疑不定,“他便是……皇上么?”

    “他是少桓。”昀凰垂眸浅笑,“亦是昔日的王孙胤,而今的皇上。”那是昔日化身侍读时,惠太妃取给他的名字,连着无人知晓的身份,沉入晦秘之渊。灯暖暖笼在昀凰脸上,深睫浅笑,尽是温柔,“惠太妃去得很是安祥。”

    她神淡淡,似在讲一出家常闲话,“少桓却走不了,他被我伤得太重,流了许多血。那时我也不知他是谁,只知太妃这样珍重的人,定是不能让他死的。我莽撞伤人,心下也极愧疚……接应他的同伴杀了个侍替,让羽林骑以为刺客已伏诛。我却将他藏了起来,藏在谁也想不到的地方。”

    咸福宫地方狭小,难以治丧。惠太妃原本居于长秋宫,小皇子猝死后,废帝才将她迁往咸福宫去。如今太妃薨了,长秋宫废殿毕竟是她从前居所,廷便重新打扫了此处,将惠太妃停灵于此,隆重设祭。“废殿幽深,谁也不会来惊扰亡者。”昀凰抿唇微笑,“宫中只道清平公主诚孝,一连七日在太妃灵前祈颂……他却被我藏了七日,待伤势稍定,便由人接应离去。”

    如今说来只余平淡。

    匆匆七日,转瞬聚散,不想竟成一世牵念。

    昨日种种犹在眼前,昀凰垂眸,一时有些恍惚。那七个夜晚,至今记得每一天的月,有昏黄,有明亮,有一夜只见浓云……惟独不记得,何时开始惶恐,恐惧那迫在眼前的别离。

    别离,又见别离。

    当年只道天涯相隔,永不复见,他却说,我会回来。

    便真的归来,踏一路血海山,依然笑若薰风。如今换她离去,是否也能如约归来?

    “母后迫你留侍太妃,竟留出这一段变故。”瑶瑶呆了半晌,怅然动容,“他冒险潜入宫中,见上太妃最后一面,这般重情,也不枉她庇护之恩了。”昀凰却笑起来,“傻囡,他冒死潜进来,自有非来不可的缘由。”瑶瑶看一眼昀凰,低头哑然——是,她真是傻,总相信天家存有亲恩。

    “那只玉枕?”瑶瑶苦笑。

    昀凰亦抿唇而笑,“藏在玉枕中的东西,你应能猜到。”

    惠太妃守了半生,至死交托给他才肯瞑目的物件,便藏在寻常一只玉枕里。除非亲眼见着他,旁人谁也不可托付,即便沈恩也不行——那是唯一可证明少桓身份的信物,亦是先皇煞费苦心,留下碟证。

    元嘉二年初,天火坠于东南林泽,三日不灭,邻有遂安郡,感而山崩,有人见紫气冲霄,横绝紫微——发生在这一年奠变,并未载于史册。废帝下令钦天监与史官,将这不祥天兆抹去,代以山火之灾。尽管如此,却封禁不住民间四散的传言。

    五月,王孙胤现身豫州,以怀晋太子遗孤之身,执先帝秘诏、传国玉玺,发布讨逆檄书,将废帝弑父、杀兄、篡位、残害忠良、暴戾失道……十三项罪状公诸天下。先帝临终之际,被迫写下传位遗诏,暗中以一枚几可乱真的假玉玺加盖其上,并写下秘诏,将真正的传国玉玺与秘诏一同托付惠妃。王孙胤离宫逃亡时年纪尚幼,前途生死未卜,惠妃不敢将这攸关皇室存亡之秘的信物交托给他。这枚玉玺经建王、昌王、南王三位皇室宗长鉴证为真国玺。至此,十余年前篡位真相大白天下。王孙胤的身份由此确证,被三位王侯宗亲同拥戴为少帝,豫州刺史何鉴之率先起兵,东南六郡纷纷起而响应……

    “父皇至死也想不到,真的玉玺一直就藏在宫中。”昀凰抿了唇角,似笑似戚,“他以为先帝将玉玺交给了文定公,抄遍苏家不见踪影,得母妃疯癫,却惟独忘了怯懦的惠太妃。”

    ——真的怯懦么?一个女人,若连儿子被毒杀也不曾声张,还有谁比她更能忍辱负重。历历往事重现,灯影中映出昀凰幽冷笑容,瑶瑶心中一时惨然,万千思绪都化了灰烬散去。

    “皇祖父一生糊涂,至死却选对了两个人,一是惠妃,一时沈恩。”昀凰不管不顾地说下去,似要抢在这一刻,将心中深埋的秘密说给最信赖的人知道——因为将死之人永远不会泄漏任何秘密。

    史册上,关于元嘉二年的记载,注定将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太多事,俱在这一年发生——

    王孙胤起兵不久,朝中主政多年的宰相沈恩病逝,朝野大恸,时人奔走哀告,称“沈公去,国柱倾”。沈恩的亡故,无异于去危楼最后的梁柱,而在危楼将倾之际,去最后一块基石的人,却是沈恩之子沈觉。

    络川之役,沈觉临阵倒戈,令十万王师兵败如山倒,至此大局尽去。沈家父子身在朝堂,始终效忠先帝与太子,苏家覆亡之后,王孙胤得以潜藏多年,全赖沈家暗中保护。然而沈恩终究年事已脯死在少桓起兵之初,未能亲自迎回旧主。年过古稀的建王也在少桓入京不久逝去,只剩昌王与南王两位尊长,皇室至此凋敝。

    瑶瑶再也支撑不住,泪水滚落苍白脸颊,“这么说,瑛瑛也不是病死的?”

    ——元嘉元年,临川公主华瑛下嫁沈觉,婚后未久即病亡。太医诊治未果,断为急症,随后沈觉未再续弦,也无妾室,情义忠贞为时人称道。

    “他御前求娶之人原本是我。”昀凰语声微窒,有凄苦之一掠而逝,“当日少桓被沈恩接应离去,潜在沈家养伤。他一心带我离开宫闱,竟冒险让沈觉去求父皇……若不是你母后存心排挤,华瑛也不至误嫁沈家,碍了复位大计,糊里糊涂死去。”

    她将一个韶华女子的枉死说得轻描淡写,瑶瑶忍无可忍,骤然笑出声来,“照你说来,全是旁人的错,父皇倚重沈恩、母后厚待沈觉、瑛瑛无辜枉死,都是他们咎由自取?”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生弱的帝姬身经磨难,从未有过恶言,却是最后一刻吐露悲愤。昀凰默然看了瑶瑶半晌,既无愠也无歉疚,只茫然一笑,“我不知道。”

    谁无辜、谁作孽、谁咎由自取?昀凰低了头,总在茫然时盯着自己指尖发怔,“你知道么,沈恩临终留有两条遗谏,其一,劝少桓善待废帝子女,不再屠戮皇室……”瑶瑶蓦的厉声打断她,“你说什么废帝,父皇就是父皇!”昀凰窒了一窒,不理不恼,径自说下去,“其二,沈恩恳求少桓,勿令世人知晓他所为,日后追封也无需提及他的名字。”

    瑶瑶沉默,昀凰仍低了头,哑声道,“沈公是真君子,真儒士。”

    “忠臣不事二主,沈公倒好,一头求得荣华,一头全了忠贞!”瑶瑶连声冷笑,面容刹那间与郭后竟有三分相仿。然而笑声未绝,密室外已有轻轻三下叩击声——这声音闷而沉,缓而低,一下下竟似催魂。这是司刑监在报时了,午时三刻,日值中天,罪人赐鸩。

    笑声止歇,瑶瑶的笑颜如花,枯萎在刹那。

    昀凰不语不动,目光从自己指尖缓缓移上桌案,凝定在那只金盏。

    “多谢你送我一程。”瑶瑶伸出双手,稳稳端起毒酒,朝昀凰柔声一笑,“凰姐姐,今日你送我,他日不知何人送你?”不待回答,她含笑仰首,将杯中毒酒饮得一滴不剩。

    “他日……”昀凰没有看她,只是喃喃重复这问话,“何人送我?”

    三日后,宁国长公主赐降北齐的旨意颁下,晋王入朝谢恩。

    此番北齐足备诚挚,不仅求娶长公主为太子妃,更献上国主掌珠云湖公主。除以重金异宝为聘,更奉上一份惊人厚礼——秦齐交界处,有山盛产美玉,名为凤鸣。延和六年,北齐大败南秦于屏城,夺凤鸣、平度二山。延和七年,南秦北击,齐人退走平度以北,据守凤鸣山。十余年间,南秦屡次欲夺回凤鸣山,皆无功而返。而今两国缔结姻约,普天同庆,北齐国主慨然归还凤鸣,允诺迎亲之日,齐军北退七十里。以此为信,永休干戈。

    皇室婚娶依从周之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徵、请期、亲迎,备极隆重。择吉日,皇上册封北齐公主为贵妃,于永宁殿设宴送别北齐使宅赐金帛无数,议定婚期在来年正月。

    次日,晋王北归。

    公主出降,皇家得嗣,值此双重喜庆,宫中降旨大赦天下。除华瑶等一众女眷赐死外,涉案军中将领皆免罪,只削爵罚俸为戒。有野史记载,众女获罪死,不得归家落葬,皆由刑司草葬于荒野。惟独裴氏妾身被赐还家,面目栩栩如生时,笑意宛然,见者皆以为异。

    ―――――――――凤血[上部]完――----------
【上一篇】:别有幽怨各自生【回目录】 【下一篇】:回看流年是蹉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