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宫斗小说 > 凤血 >

云退霜杀夜将尽

    御驾巡幸燕山,设宴永乐行宫当晚,皇上酒后惊风,一病不起。

    这病来得蹊跷,虽说皇上年事渐脯龙体尚无大碍。未料病来如山倒,当夜就卧床不起,行动不得,连言语都吃力。一众御医束手无铂诸般手段能试的都试了,依然毫无起

    当夜三道旨意传下——

    其一,命皇太子即刻回宫主持朝政,着诚王、宰相于廷甫还朝辅政;

    其二,命皇后、晋王与云湖公主留侍御前,行宫外重兵驻守;

    其三,令太子亲自接掌京畿十万羽林卫。

    圣命不可违,次日天明,太子与诚王等人即刻起驾回京,一刻也未敢停留。

    为免皇上病笃的音讯外泄,动摇民心,永乐宫外封禁,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入。连同留侍御前的骆皇后与晋王等人,也被隔绝在行宫之,不得踏出一步。

    入夜,骆后端了茶盏,细细地啜,仪态端方典雅,端茶的手却阵阵发抖。

    御榻前,他当着她颁下旨意,那一幕清晰如在眼前。

    临到此时,他心心念念还是戒备着她,以为将她禁锢在身爆就可保得太平。他如此恨她,将她到如此绝境,十万羽林卫尽数交付太子,连一条活路也不留给她。

    咣啷一声裂响,净瓷描金茶盏被狠狠掼在桌上,碎瓷四溅,茶水淋漓。

    骆后周身都发颤,唇角一丝笑容扭向脸颊。

    殿,龙的帝王猛然一声呛咳,似被什么惊醒。

    睁眼看了昏暗帐,明黄流苏垂下,一头系着龙形玉坠。从枕上斜斜看去,那白玉雕龙昂首蹬足,倒像被缚在流苏上抵死挣扎,颇有困龙不祥之感。

    皇上张了张口,想要唤人撤去这东西,却怎么也发不出声。一口气憋在口正自痛苦,眼前终于亮起一犀有人掀起垂帷,柔柔唤了声“父皇。”

    昀凰瞧见他张口欲言模样,忙将搁在一旁,扶了他起来轻拍后背。堵在喉头的那口痰终于唾出,皇上青紫了脸大口喘气。昀凰倒水奉,一概不要宫人近前,全由自己亲自侍奉。

    宫灯下,她纤柔身影,是这死气笼罩的寝殿里仅有的温暖。

    皇上倚靠床头,眼睛似睁非睁,朦胧里看着昀凰,渐渐变作昔年的骆蕴容,忽而又是与他少年结发的元氏皇后……两个女子,一个被他所负,一个终是负了他。

    一点浊泪,半是心伤,半是悔。

    “父皇要躺下么?”太子妃见他叹息,忙小心探问。皇上垂目,看她柔顺姿态,殷殷神,不觉一声苦笑。到头来,一个都不在,只剩她肯留在跟前。天阙易主在即,御座之前风雨将至,尚旻、尚尧、云湖,谁还顾得上这垂死之人。此刻在他们眼里,他已形同朽木。

    只有这傻女子,不去追随她那即将登临至尊的夫君,倒在此守着个将死之人。

    “你为何留下?”

    “昀凰无处可去。”

    他问,她答,再无多余言语。

    寂夜昏灯,照着空旷寝殿里两个身影,一个风烛残年,一个伶仃红颜。

    皇上并未老迈昏庸,尚旻不喜太子妃,她也并不慕她的夫君。人前如何装扮,恩缱绻是扮不来的。但他假装看不出,看不出这对未来帝后的貌合神离——因为皇帝和皇后,本就用不着恩。可惜少年时他不懂得这个道理。

    皇上黯然而笑,哑声翕动嘴唇,“唤赵弗进来,朕有话吩咐。”

    昀凰应了,返身至屏风外,刚要唤人,却只听殿外哐一声闷响,似宫门被撞开,随之是橐橐纷乱脚步,和赵弗惊怒叱喝,“大胆,你们反了不成!”

    屏风轰然被撞倒。

    昀凰踉跄后退,骇然见赵弗被扔了进来,撞倒锦绣屏风,连人带木头跌了喀拉拉一地。

    门口涌入大明甲铁盔、刀剑出鞘的行宫禁卫,森寒兵刃下一刻已至昀凰眼前。

    “护驾!来人啊,快快护驾——”赵弗嘶声呼喊,口鼻都摔出血来,满脸鲜红狰狞。

    殿外一片沉寂,没有人应答,没有厮杀呐喊,平静得像是什么都未发生。禁卫闯入了皇上寝殿,悍然以刀兵相,却没有一个人前来护卫御驾。这里是行宫,不再是大禁苑,忠心耿耿的羽林卫远在皇城,眼前侍与宫人,早已在刀兵下惊惶瑟缩。有想夺路逃出的,迎面便是尖刀利矛;有忠心的退入殿,拼死挡在赵弗与太子妃跟前,欲以螳臂当车,身抵抗金铁。

    就在昀凰眼前,寒光暴起,快得令人看不清是如何发生。

    只有惨呼、厉号、刀光、剑影……宫纱垂帷被拽落在地,博山炉倾倒了一案残香,琉璃宫灯被推dao踏成碎片。血稠浓,喷溅在宫砖纱幔上,猩红妖花绽放蔓延;人骨脆,折断在寒刃下,发出特异而清脆的声响。

    夜浓,风急,杀伐烈。

    倾刻间,一地横。

    仅剩下还有气息的三个人,昀凰、赵弗和御榻上奄奄一息的君王。

    刀剑阵里,骆皇后衣袂飘飘而来,似踏入修罗地的玄女,高高在上俯视众生兴亡。这遍地鲜血、满室杀戮,连同残喘奄奄的老人,都与她毫不相干。

    太子妃周身,连退两步挡在御榻之前,脸惨白透青。骆后的目光越过她,凉凉投向榻上那人——惨烈杀戮就在眼前,溅上chuang闱的血,阵阵腥烈扑面。他瞪着双眼看得真切,却没有丝毫反应,那迟暮枯槁的面容仿佛已经僵死。

    骆后一步步近前,面容在昏灯血光映照下,焕发异样神采,咄咄有昔日美艳。她与他四目相对,唇角微扬,不似笑意倒似凄厉,“陛下这是怎么了,病成这样真叫臣妾担心。虽说您一再想要置臣妾于死地,可臣妾还盼着与陛下白首偕老,陛下怎么忍心辜负臣妾?”

    她笑,俯身靠近他,近得可以闻到他衰迈躯体上散发的濒死味道,“你怎能忍心至此?”

    沉浊叹息在皇上喉间滚动,语不成声,他只是瞪了眼睛看她。

    “不好受么?”骆后蹙眉,瘦削指尖抚上他的脸,“这帮奴才真是没用,臣妾再三叮嘱过,用务必仔细,莫让陛下受多了苦楚。那量每日添加,本是补养的好方子,除非是酒后不慎服食过量……陛下,你怎么就这样不慎呢?”

    她抚上他的脸,指尖几乎掐入皮,“多少年了,臣妾忍着盼着,还留着一线指望,你却总是不慎!不慎冤死元氏、不慎错怪臣妾、不慎害死尚钧、不慎将人到绝境!”

    尖利指甲越掐越深,皇上脸渐渐紫涨,喉咙里呼刺刺只剩气喘。

    “你放手!”太子妃蓦然抢上前,将骆后重重推开。皇上歪倒在枕上,身子连连搐,似只有气出没有气进。赵弗挣扎起来,与太子妃一同扶了皇上,恨恨道,“妖后,就算你夺下行宫,也挡不住京畿十万羽林卫。待太子殿下平定叛乱,看你死无葬身之地!”

    “他算什么太子,我的皇儿才是天命所归!”骆后幽幽笑,“除了扮痴作傻,那废物还做得来什么?你以为十万羽林卫当真肯听那废物调遣,当我骆家兵权想撤就撤?”皇上猛地呛咳起来,大口大口呼气,腔里发出空洞可怕的声音。赵弗惶急地将他扶住,连声唤着皇上,昀凰也手忙脚乱为他拭汗。

    “陛下很焦急么?”骆后袖手在侧,冷眼看着那垂危之人,“臣妾已昭告天下,太子与诚王趁巡幸之机谋逆,欲矫诏弑君。晋王被迫起兵,护卫圣驾。至此陛下大可放心,万事都有臣妾做主。纵然陛下驾崩,臣妾亦当以太后之尊,诛灭逆臣,辅佐新帝继位。”

    “母后,够了。”

    云湖公主语声自身后传来。

    骆后回头看她,见火光映照刀戟,那寒光笼在云湖身上,照得她花容惨淡。

    还是韶年少女,那御榻上躺着的人终究是她生父。

    望着云湖惨然失的脸,骆后顿生怜惜不忍,心中杀意也淡去几分。

    云湖一步步迈进来,身姿僵硬,目光涣散,不敢朝榻上那人稍看一眼。

    她朝骆后屈膝直跪下去,“启禀母后,子时宫城已破,诚王率残兵逃往行营方向,五哥率军追击,太子孤军退守禁中。”

    她语声,字字句句却说得无比清晰。

    骆后僵直的后背缓缓舒展,回身望向御榻,笑若牡丹含露,“陛下,您听见了么?”

    诚王败退,太子困守死隅,宫中大势已定。

    銮驾于卯时自永乐行宫起驾,天未明便长驱踏上返京之途。

    事出非常,皇上又在病中,一时顾不得皇家仪仗铺陈,骆后下令轻车简行,沿路重骑护卫。皇上御驾在前,皇后携云湖公主同乘鸾车,晋王妃也随了太子妃的车驾。

    金涂银闹装牡丹铰粳配紫罗绣青鸾方鞯,四帷四望车,太子妃的仪从比之亲王妃自有不同。这是她一度梦寐以求的,如今看来只是可笑。骆臻斜斜倚了锦靠,虽疾行颠簸也浑然不觉,此刻四肢百骸都是畅快。过了今日,王爷登基继位,她便由晋王妃一跃而为六宫之主,贵为天下母仪的皇后。

    而眼前的皇太子妃缄默独坐一侧,一日之前还是御前红人,此刻只怕即将成为新寡。

    骆臻微睐双眸,冷冷审视昀凰面容,想起昨夜殿前,想起她与王爷相望相依,心头便似一阵阵蚕噬的麻痒——女子美而近妖,这般容华风姿,活脱脱就是妲己之媚、妹喜之妖!似乎觉察到她目光的不善,默然阖目而坐的太子妃陡的睁开了眼,黑眸幽沉,令骆臻不觉窒住。

    她却朝她微微一笑,容更见妖娆。

    “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忧。”骆臻亦回以微笑,声却傲慢,再不必装作恭谦。

    “我应担忧什么?”太子妃泰然反问。

    “太子兵败,东宫将有没顶之灾,太子妃却似事不关己?”骆臻毫不客气相讥,想在她脸上寻到一丝仓皇的满意。昀凰亦深深看她,心中仅存的一点悯意也被她目光浇灭,“多谢晋王妃提点,福兮祸兮,自有天命,徒劳也是无益。”

    她轻描淡写态度令骆臻觉得分外可恼,“你不过是仗着南朝公主的身份,恃着殷川八百里封邑,你的用处也不过如此。母后虽不杀你,往后留困冷宫,一世寂寥,就不想想别的生路么?”晋王妃眼中锋芒夺人,昀凰却笑了,“你有别的生路给我?”

    骆臻抿一抿唇角,压低了语声,“我可以放你住”

    果真是女子的敏锐,还是防患于未然?众人都被蒙蔽,唯独这女子察觉了她的威胁……昀凰不掩诧异地看了骆臻,在她眼里寻到嫉恨与慌张。

    当一个人嫉妒你,她在你跟前便已矮了下去。

    昀凰叹了口气,道,“这里很好,我不想走。”

    入暮时分,御驾抵京。

    宫城战局方歇,降的降,死的死,遍地血污狼藉。

    这是一场胜负悬殊之战,诚王临阵退缩,率三万御林军不战而逃。他这里明哲保身、避而不战,却苦了孤军死守的太子。仅凭微末兵力,难挡骆氏五万锐——那都是暗中效忠骆氏的军中少壮,早早设伏京畿,有备而来。十万羽林卫随之分裂四散,自起争斗。太子德薄寡信,在军中毫无威望,忠于皇室的将士又被诚王笼络去不少,余下两万兵马随太子困守宫中,陷入重围。

    至未时初,武德门率先被攻入。

    未时三刻,镇远门失陷。

    南北两路兵马一举冲杀入宫,凡遇阻逆,一律格杀。

    太子率残兵步步败退至文渊殿前,终被截断去路,仓皇间登上宫中至高的落星台,燃起告急烽火向外郡求援。终究远水难救近火,天下勤王的兵马插翅也飞不过重关。

    叛军至落星台下,也不强攻,索架起火堆,浇上鲸脂。大火倏忽升腾起来,与烽烟连成一片,将个仙阙般的楼台烧成熔炉……就在此时,御辇抵达宫门,遍地血污还未清洗,到处是血屠惨象。

    镇守宫门的亲信统领挡下御驾,以安危见,叩请皇上皇后回避兵乱。骆后到了銮驾之前,轻藐而笑,“无妨,皇上要亲眼看着众卿平叛,看着逆臣伏诛。”那统领一凛,见骆后回身掀起车帘,欠身朝里笑道,“陛下,您说是么?”

    里头半晌无声,似是默许。

    御驾长入,冒着冲天火光、震天杀声,直抵落星台下。

    当此时,烈焰已围绝四方,残局将尽。高台玉阶伏无数,血流纵横,浓烟滚滚四起。死战不降的东宫死士已不过百余人,不断有人被箭矢射中,从高台坠落火中。

    皇上御辇便在此刻驾临,天子仪从煊赫而来,令那高台上的人远远便可望见。

    围困落星台的禁军停了攻势,从中让出一条大道,肃然阵列两旁。

    昀凰被押了下来,随骆后到了御辇跟前。

    大火映红天幕,即便隔了这么远,也听得清晰的焚梁断木之声,毕剥不绝于耳。炙热火光灼得人肤发欲燃。眼前惨乱景象于她并不陌生,与当日宫倾如出一辙。所不同的,只是当日身在局中,而今袖手旁观罢了。

    骆后亲手为御辇挑起车帘,令斜倚车中的皇上能看得清楚。

    即便隔了烽火烟尘,杀戮肆烈,也隔不断一朝君臣,两世血亲。

    父子相见于修罗血河,胜的是谁,败又是谁;生的是谁,亡又是谁。

    昀凰却恍惚想起了那一日,高悬城门的君王头颅,被少桓所弑的人,她的父皇……果真唤过他父皇么,如今竟不记得。当他头颅被斩下的一刻,可曾看到随他亲征的皇子们,一个个首异处,那一刻,他哀恸过么?

    只听见御辇传出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呜咽的,嚎啕的,竟是哭声。

    是皇上的哭声么,昀凰恍惚抬头,蓦然明白他悲号的原由——

    在那火光映红的高台上,有个袖袂飘飞的身影,华衣浴血,凌虚而立。

    他长发缭乱披散,随衣袂翻飞烈烈火光中,到这般境地,仍美如天人。

    分明瞧不清楚,她却觉得他在笑,必定在笑。

    枕同席,那比女子更美的面容早与怨恨一起镂刻入骨。她记得他的眉目言止,记得他是怎样怨、怎样恨,记得他怎样施予凌虐与羞辱……到此刻,却只记得他的笑。

    姣好冶丽,风liu尤甚女子。

    高台上下火光炽盛,散发仗剑的皇太子面南而立,迎着皇上御辇,徐徐张开了双臂,从高达数丈的台顶一跃而下,若飞鸟、如坠星、似流陨,转瞬被腾腾大火吞没。
【上一篇】:一夕翻覆在天家【回目录】 【下一篇】:劲羽离弦不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