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宫斗小说 > 凤血 >

一夕翻覆在天家

    宫变在天明之前平息。

    皇上所居的承天殿是唯一没遭遇杀伐之地,然而夜风袭来,仍捎着淡淡血腥气。

    也不知是什么时辰,冷寂空旷的殿上也不见人影,只得昏灯映照孤帐。外面是重兵看守,里头只得赵弗与昀凰守在御榻之前。一阵急风扑入殿,吹得垂帘哗哗作响。赵弗蹒跚着去关上殿门,他年事已脯经那一摔伤得不轻。昀凰欲起身唤住他,衣袖却被扯住。

    回头见是皇上,枯槁手指抓着她衣袖不肯放,一双凹陷无神的眼定定落在她脸上。昀凰心里一酸,看他嘴唇翕动,发出有气无力地语声。她倾身近前,却听不清楚。皇上吃力地抬起手,想要索取什么……蓦听得一声稚子呼唤,“皇祖父!”

    骆后不知何时来到殿前,身侧牵着小小的承晟,并无侍卫宫人随行。她祖孙两人的影子淡淡投在地面,承晟怯生生依着骆后,望了望挡在门口的赵弗,想要奔向昀凰却又不敢。骆后垂首看他,“你想去太子妃那里么?”

    承晟点点头,不敢作声。

    却见皇祖母难得的温和,“去吧。”

    她手一松,承晟立刻飞奔到昀凰跟前,语带哭腔,“晟儿怕,晟儿要父王——”

    这孩子对昀凰的依恋,远甚对祖母的亲昵。骆后定定瞧着,想起方才她侍奉榻前的殷殷模样,比父女更亲近,云湖倒从不曾这般侍奉过。血亲不如外人,这华昀凰入宫短短时日,倒似赢得了她的丈夫、儿子乃至孙儿的心。

    骆后涩然笑,心底莫名滋味似酸楚又似妒意。

    那御榻上的人阖起眼睛,视她如无物。他恨她入骨,她却还留了这两人在身爆陪他走这最后一程,让他不至太过孤苦——谁都以为她狠绝,可她对他,实是仁至义尽。

    承晟扑在昀凰怀里哭泣,口口声声要父王。昀凰抚了他头发柔声道,“晟儿乖,父王很快就回来,父王不喜欢晟儿哭的,对不对?”承晟果然噤声,却不是因为她这句安慰,而是骆后走到榻前,冰凉的手抚上他脸庞,令他不敢再哭。

    骆后垂目看着承晟,缓缓道,“你父王不会来了。”

    昀凰一震,骇然睁大眼睛望向她。

    骆后却只瞧着承晟,一字一字道,“记着,往后你便是皇帝了——要做皇帝的人,不能够躲在女人身后哭泣!”她猛地伸出手,将承晟从昀凰怀抱狠狠拽开。承晟哇地大哭起来,哭声方一出口,就被骆后一耳光掴在脸上。

    号哭硬生生哽在咽喉,承晟大张了口,小脸憋得发青。

    悉悉索索声音自御榻上传来,皇上瞪大眼,分明是听见了骆后的话,周身瑟瑟发抖,将垂幔狠命扯了,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昀凰背倚着床柱,软软跌在榻爆“你说晋王,晋王……”

    “死了。”轻飘飘两个字从骆后唇间吐出,如同她目光的冷硬。

    她转而看向皇上,“臣妾也刚知闻这噩耗,尚尧率军追击叛臣,遇袭中伏,被斩于阵前,身也落在诚王手里。事已至此,望皇上节哀。”

    她语声平静无波,连一丝伪装的悲戚都吝于付出。

    殿中死寂,只闻皇上断续的喘息,声声起伏。

    骆后神冰凉,目光却热烈,望之说不出的奇诡。

    “尚钧去了,剩下两个也去了,你一个儿子都没有了,这大好江山转瞬就要无主……”她将承晟推到御榻跟前,按着他跪下,“所幸我们还有一个好皇孙,你瞧晟儿多乖,他会做一个很听话的小皇帝,对不对?”

    皇上挣扎着向她探出手,五指箕张,脚将榻板蹬得直响。如果可以,她知道他会毫不犹豫的扼死她,可惜这一次,他拿她无可奈何,连她一片衣角都沾不到。莫名快意混杂了憎恨,化作笑声冲口而出,骆后再不可抑地笑起来,“臣妾已想好了,陛下明日上朝便召集文武众卿,以承晟为储君监国,如此陛下便可安心休养,万事皆有臣妾代劳。”

    承晟哭泣着被骆后强拖出去,半个身子不甘地赖在地上,小靴子擦着地面,沙沙之声远去……另一种格格声却在床帷后响起,那是皇上恨极咬牙的声音。他已说不出话来,嘴唇青紫怕人,只将牙齿咬了又咬,那声音糁得人心惊跳。

    骆后纵御医下,用毒慎微,不至致命,力却令他不能言语行动,瘫软如废人,独留神智清醒。从而如玩偶般任凭她摆布,无力抗拒,她方可挟之以令诸侯。

    皇上又在拉扯昀凰的衣袖,一整夜他都拽着她,极欲说着什么。昀凰只见他嘴唇翕动,手指时屈时张,却猜不透他的意思。赵弗捧了玉盏近前,以为他是口渴。却不料他陡然一挣,将赵弗手中玉盏打翻,水都倾倒在被衾床榻上。

    两人惊愕目光中,他吃力地屈起手指,沾了水在床沿一划一划。

    “父皇想写字!”昀凰蓦地惊呼。

    赵弗也回过神来,四顾殿中找不到笔墨。外头侍守卫森严,到处是骆后耳目,只有殿屏风之后,御榻之前,有方寸安全之地。见他二人终于会意,皇上颤颤抬手去衣襟。赵弗探手入他怀中,半晌索出一枚小小方印,却不过是皇上素日题画所用的私印。赵弗黯然道,“皇上,这不是秘玺,秘玺已被皇后从御书房搜去。”

    秘玺二字,细针似的刺入耳中,昀凰立时屏息。

    这是皇家至重要的秘辛,历代帝王为防范万一,除国玺外,大都另备有秘玺。各朝皆不乏国玺被乱臣所窃之先例,只要秘玺尚在,仍有逆转乾坤之机。这一点昀凰再明白不过,昔日废帝夺位之前,令心腹骗去先皇秘玺,这才得先皇临终想出偷梁换柱之计,以假国玺代真国玺。骆后自然也深谙此中关窍,早早在皇上身边伏下耳目,一旦起事便将国玺与御书房所藏秘玺搜去。

    如今这一方小小私印,根本毫无用处。

    然而皇上瞪着眼,只是盯着那方印,瞪着额上青筋绽出。

    昀凰心念闪动,拿起那玉印迎了光影看去,玉温润莹透,不见异常。回眸再看皇上,他眼中激越之却似告诉她的猜测是对的。细看那方印略呈狭长,间中镂有一圈古拙云纹。昀凰抚着那凹凸纹样,目光闪闪看向皇上,见他勉力浮起一丝笑容,心中再不迟疑,将玉印往床沿猛力叩去。

    赵弗惊呼声中,玉印一裂而二。

    两半裂面竟是繁复古篆字体,合在一处恰是“受命于天,福寿永昌”。

    字体与纹样叠合,扭转虬曲如龙蟠,这才是谁也伪造不来的真正秘玺。

    昀凰与赵弗惊喜对视,时机紧迫,再无刹那迟疑——只听嗤一声响,赵弗已撕下半幅白绢衣里。昀凰拔了玉簪在手,咬牙往臂上刺落。赵弗劈手夺过玉簪,狠狠刺入自己手臂,用力往下一划。鲜血从豁张的伤口涌出,沿着手腕淋漓滴下。昀凰忙用玉盏接了,看那鲜血渐渐积起……

    赵弗裹了衣袖,至屏风处紧张眺望,以防外头有人突然闯入。

    皇上被昀凰扶起,斜靠在床头,由昀凰托了他手腕,指尖颤颤沾血为书。

    “骆氏篡逆,戕害皇室,着即赐死,传位……”皇上手腕剧颤,指尖一滴鲜血坠下,便要就着那一点,写下个诚王的诚字。一只纤纤凉凉的手却在此时握住他,捉了他枯瘦手指,轻摁在绢上,改点为横,一笔一划写下晋字。

    晋、王、尚、尧。

    血所凝的四个字,被那纤细的手强行牵引着,眼睁睁在指端写下。

    皇上喘息骤然加剧,的手将白绢划上斑驳血迹。他转眸看身旁的昀凰,见她绝艳面容被灯映得半明半暗,迎光的半面皎如孤月,逆光的半面暗若永夜。

    赵弗听见急剧的咳喘,回头见皇上已摇摇欲坠,若非太子妃的扶倚相助,只怕他连手也抬不起来。如此情状,令赵弗不忍再看,黯然掉转了头。

    待他再回头时,太子妃已将秘玺血诏一并收入自己袖中,肃然道,“父皇下诏,传位诚王。”

    虽是意料中事,赵弗仍垂了头,默默无语。可怜皇上一生持国事,到头竟白发人送黑发人,再无一个儿子堪继大位。太子妃语声含悲,却透出坚毅决绝,“你我务必设法在天明之前将密诏送到诚王手中,若等朝堂上颁了旨意,诚王篡逆之名再难洗脱!”

    骆后提早在永乐行宫密布机关,先发制人以得手。然而回到宫中,大禁苑却遍布皇上与大侍丞的心腹。可恨为时已晚,皇上已落在骆后手里,赵弗与太子妃皆受到严密监禁,一举一动为人所制,纵有万千手段也使不出来。

    “你我绝难离开此地一步,侍丞侍也尽被替换,妖后对我是早有防范。事关存亡,如今哪里去找一个稳妥可信之人相托……”赵弗焦灼万难,回望皇上无力斜倚,目光直瞪了这爆喉间嗬嗬有声,只道他也是心焦。却听太子妃轻轻开口,“我有一人堪当此任,若能找到出宫的法门,可令她携密诏出宫,趁夜赶往诚王大营。天明前引大军杀入宫城,或可阻止皇后颁诏。”

    赵弗惊疑问道,“东宫上下尽被屠戮监禁,你有何人可托?”

    “侍嫁女官商妤。”太子妃微仰了脸,容光夺人,“皇后不敢与南秦反目,留我为质,意在制掣我皇兄。我既对她还有用处,她必不会与我为难,我要见自己侍女应可办到。”赵弗蹙眉踌躇,“你那侍女双足已废,纵然我有法子让她出宫,只怕也……”

    太子妃淡淡笑了,“谁说她废了。”

    赵弗一惊,望见她眼里深浅变幻的光影,“她足疾是假?”

    太子妃颔首,“不若此,怎防得住皇后一早对她下手。”

    若豺捕猎之前,必先将兽驱散,令孤幼离,无从照应救援,伺机一击得手。商妤随太子妃北来,是她在宫中唯一心腹,最可倚赖之人。只要将她除去,太子妃便断去一条臂膀。骆后行厉缜密,那一番下马煞威、敲山震虎,皆冲着商妤而去。直至她双足残废,行动不能自由,终日困居一室,才算是没有了威胁,侥幸保得命在。

    赵弗额上汗出,不为骆后之狠厉,却是为太子妃之忍。

    隐隐地,似有虫豸爬上心头,令人悚然难安,却说不出是为何。

    时刻紧迫,留早朝不过三四个时辰了,再不将密诏送出宫去,为时将晚。

    “大侍丞可否设法助她出宫?”太子妃脸苍白,目光却熠熠,幽沉中生出微芒。这目光迫视得赵弗一阵心惊,万千念头越发纷乱。御榻上沉沉喘息入耳剜心……殿外守卫见里间有所声响,已两度探首窥望。赵弗紧盯了她双眼,“送她出宫不难,持我信物,自当有人照应。然万一落在妖后手中,密诏被毁也罢,秘玺万万不可遗失。”

    太子妃垂眸沉吟,“大侍丞所言甚是,这秘玺便由你保存,务必小心。”

    “人在玺在,老臣至死不敢有负皇恩。”赵弗须发微颤,肃然从太子妃手中接过秘玺,贴身藏好。复以信物相托,将策应之人告知于她,细细嘱以脱身之法……昀凰凝神听得阵阵心惊,若非他和盘托出,旁人永远不会知道这深宫禁究竟藏有多少秘辛。

    “太子妃可记清楚了?”赵弗一口气说来,紧紧望了昀凰。却见她蹙眉凝思片刻,迟疑道,“只有一事想来忐忑……”

    “何事忐忑?”赵弗急问。

    太子妃回首看了看殿外侍,语声轻若蚊蚋地说了什么。

    赵弗听得含糊,忙倾身侧耳,依然什么都没听清,唯有喉头一凉!

    剧痛洞穿咽喉,一支长长玉簪没入咽喉,另一头却握在太子妃手里。

    赵弗瞪大眼,来不及挣扎呼号,她已迅速探手入他衣襟,将秘玺取走。

    昀凰反手拔簪,疾退。

    血箭飙出,满目猩红,鲜血喷溅的嘶嘶声清晰入耳。

    赵弗双眼鼓出,合身向她扑来,鲜血喷溅她一肩一脸。

    外边看守的侍闻声而入,立即被这狼藉景象骇住。

    太子妃疯了。

    侍急奔入中宫向骆后禀报——太子妃以簪子刺伤大侍丞赵弗,抢夺侍卫佩刀,状若疯魔,无可约束。禁中侍卫不敢伤她,只将她制住。整个承天殿却被她闹得天翻地覆,眼看皇上病笃,不堪其癫狂之扰。云湖公主已赶往承天殿,命人将太子妃带往东宫。

    当真疯了么?

    骆后冷冷听着,只是嘲讽地一笑。

    连夜目睹如此杀戮,眼见着太子坠下高台,换作旁人只怕是早疯了。但若说华昀凰会发疯,她却是不信的。装傻做癫算不得稀奇,不过是退避保命的法子。如此,倒也算她识相。

    眼前已有一个哭号不休的骆臻令她烦不胜烦,明日却还有一场煞尾的硬仗等着她去对付——过了明日,当着满朝文武定下承晟储君监国的名分,方可算大功告成。如今料理善后还早,且待这蠢人闹去。

    骆后恹恹起身,殿传来骆臻断续哀哭和承晟不知所措的号哭,这对母子着实可厌。她冷冷拂袖,“云湖既已去了,随她处置便是。先将晋王妃送回府中,好生看着,莫让她再引世子哭闹。”

    然而五岁稚子已然懂事,耳听得父王之死,母妃又被人强行拖离,承晟的哭声越发撕心裂肺。

    死一般深寂的夜里,哭声远远传开,云湖身在东宫也能听见。

    远处是稚子夜啼,身后是女子疯疯癫癫的笑声,刺得人心头阵阵缩。

    那煊赫一时的女子,集南朝长公主与北朝皇太子妃荣华于一身,如今落魄痴狂,已完全不认得人。她见了谁都只会唤两个名字,时而“皇兄”,时而“商妤”,除此谁也无法靠近。云湖无奈,命人将那双足残废的女官带进来。到底是身边人,商妤一来她便不再尖叫,任由宫人将她扶到床榻上。

    云湖立在床帷之外静静看她,见她青丝纷披,鬓发凌乱,脸上血污虽已擦去,衣服上仍是猩红狼藉。没人敢碰她,想要为她更衣梳洗的宫人稍有靠近,她便凶悍若噬人母兽。唯有商妤垂泪在侧,拿丝帕擦拭她颊上残余的血痕,一面颤声安抚。殿里,只得主仆二人伶仃相依……云湖悄无声退出殿外,撤去外宫人,不愿再扰她。

    回想当日琼台初见,她在那人身畔巧笑倩兮、明眸盼兮,端的是风华绝代。

    一转眼,红颜将陨,却不知远在南朝的那人是幸是哀。惨淡月将宫阶映得冷清清的白,依稀记起那人白衣皎洁,笑若薰风,仿佛也是这样的夜……匆匆相见,匆匆作别,原本是各有所图,并没有真正相悦过吧?云湖茫然走过连廊,穿过绰绰殿阁,心中凉一阵空一阵,隐约记起许多,又好似什么也想不起来。

    身后东宫萧索,寥寥几个宫人侍卫守在殿外,不必担心也无需戒备,那只是疯妇与废人的牢笼。

    浓云移过中天,遮蔽了最后的月华。

    承晟的哭声也渐渐杳了下去,怕是哭得累了。明日他便要登上金殿,坐上他父王和叔伯们鲜血凝积的帝王之位……云湖步履虚浮,茫茫然踏入承天殿中,一眼瞧见御榻上奄奄无声的父皇,两行泪终于落下。

    “父皇,我来陪您了。”云湖俯身替他掖了掖被衾,细心抚平他凌乱白发,依着御榻蜷身坐了下来。她将头轻轻枕在榻爆握了那枯槁的手,喃喃道,“父皇你知道么,哥哥是五哥杀的……母后一直都知道……如今她终于杀了五哥,也杀了大皇兄。他们全都死了,再不会争夺下去了。往后就只剩下母后和我,还有承晟、五嫂和太子妃……可太子妃疯了,五嫂怕也不远了。原先我总害怕,怕你厌憎母后,怕你不疼我,不疼哥哥。我以为只有哥哥做了皇帝,母后做了太后,便不用再害怕。可是,可是明天母后就要临朝,为什么我却更害怕?”

    云湖的语声渐渐低下去,握了父皇的手,絮絮喃喃如一个委屈的孩子。那御榻上的人却毫无反应,只剩一丝沉微的气息,凭力勉强吊着一口气在。隐隐地,有更漏声传来,也不知是几更。这一夜竟是格外漫长浓黑,似乎永远不会天明。云湖觉得累,阖了眼不觉睡去。

    多少年不曾陪在父皇身边了,犹记幼年时,父皇也曾哄着自己入睡。

    朦胧里,许多人的面容掠过眼前,英朗的是尚钧、倜傥的是尚尧、俊秀的是尚旻、威严的是父皇……还有那笑若春花烂漫的少女是谁,是少年时的自己么?

    “公主,公主——”

    谁在梦里仍唤着公主。

    云湖猛然惊醒,见侍从女官带着近侍宫人仓惶奔进来,不及跪倒便道,“奴婢万死,奴婢罪该万死!”

    “何事惊乱?”云湖一凛。

    “奴婢疏忽,一时受太子妃蒙蔽,致使东宫女官商妤不见踪影!”

    “不见踪影?”云湖唬地起身,脸发青,“商妤,那废人怎会平白不见踪影?”

    “奴婢等见太子妃已安睡,商妤守在榻前,未敢入惊扰。待觉蹊跷时,才见床帷后空无一人,守在榻前之人,竟是太子妃穿了商妤的服假扮!奴婢等已搜查东宫外,遍寻不获……”女官话音落地,恍如霹雳入耳。云湖呆了一刻,霎时间冷汗密布,再开口语声已哑,“现在什么时辰?”

    冷厉语声从身后传来,“寅时已过。”

    云湖猝然回头,见骆后朝服辉煌,凤冠嵯峨地立在殿门处,凛凛寒意,煌煌凤威,望之不可直视。

    早朝就在卯时。

    万事俱备,箭已离弦,一切已来不及了。

    骆后妆容艳烈,眼作凤尾妆,挑染一抹殷胭脂,灯下看来似连目光都透着血杀意,“就算她搬来神兵天降,也休想挡我一步!”云湖迎上她目光,一时瑟瑟,禁不住周身。她脸转寒,“你很怕么?”

    云湖膝盖一弯,颓然跪下,“母后,现在罢手还来得及……”

    “罢手?”骆后似听见天底下最令人惊异的话,双眸圆睁,蓦然连声长笑。

    云湖呆呆望了她,眼光发直。
【上一篇】:血色山河万里染【回目录】 【下一篇】:云退霜杀夜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