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当代名著 > 山上的小屋 >

第三章

"这样的事,可不是偶然的。"小妹的目光永远的直勾勾的,刺得我脖子上长出红的小疹子来。"比如说父亲吧,我听他说那把剪刀,怕说了有二十年了?不管什么事,都是由来已久的。" 我在屉侧面打上油,轻轻地开关,做到毫无声响。我这样试验了好多天,隔壁的脚步没响,她被我蒙蔽了。可见许多事都是可以蒙混过去的,只要你稍微小心一点儿。我很兴奋,起劲地干起通宵来,屉眼看就要清理干净一点儿,但是灯泡忽然坏了,母亲在隔壁房里冷笑。 "被你房里的光亮刺激着,我的血管里发出怦怦的响声,像是在打鼓。你看看这里,"她指着自己的太,那里爬着一条圆鼓的蚯蚓。"我倒宁愿是坏血症。整天有东西在体捣鼓,这里那里弄得响,这滋味,你没尝过。为了这 样的病,你父亲动过自杀的念头。"她伸出一只胖手搭在我的肩上,那只手像被冰镇过一样冷,不停地滴下水来。 有一个人在井边捣鬼。我听见他反复不停地将吊桶放下去,在井壁上碰出轰隆隆的响声。天明的时候,他咚地一声扔下水桶,跑掉了。我打开隔壁的房门,看见父亲正在昏睡,一只暴出青筋的手难受地抠紧了床沿,在梦中发出惨烈的呻吟。母亲披头散发,手持一把条帚在地上扑来扑去。她告诉我,在天明的那一瞬间,一大天牛从窗口飞进来,撞在墙上,落得满地皆是。她起床来收拾,把脚伸进拖鞋,脚趾被藏在拖鞋里的天牛咬了一口,整条肿得像根铅柱。 "他,"母亲指了指昏睡的父亲,"梦见被咬的是他自己呢。" "在山上的小屋里,也有一个人正在呻吟。黑风里夹带着一些山葡萄的叶子。" "你听到了没有?"母亲在半明半暗里聚会神地将耳朵贴在地板上,"这些个东西,在地板上摔得痛昏了过去。它们是在天明那一瞬间闯进来的。" 那一天,我的确又上了山,我记得十分清楚。起先我坐在藤椅里,把双手平放在膝头上,然后我打开门,走进白光里面去。我爬上山,满眼都是白石子的火焰,没有山葡萄,也没有小屋。

【上一篇】:【回目录】 【最后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