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神犬 >

第一百四十九章大事件

女牢好者的回复有几千字。最后还特意把自只的辗留下,说是如果楼主能够把现的那块石碑贡献出来的话,他个人愿意掏五十万收藏。

看到这个回复,下边的跟帖陡然多了起来!

“大师出面了,原来这真的是文字符号呀,甲骨文,还是昌乐骨刻文

“楼主财,随便旅游见到一块石碑竟然值五十万。”

“楼主快告诉现地址,我也准备去找找看”

徐磊真没有想到“文字好者”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于是赶忙翻帖看看他到底是何许人物,一看才知道此人在大涯气的确很大,在古文字研究方面绝对是专家级别的。友的各种提问。难怪他一留言,下边这么多回帖。

尽管徐磊在地下洞中现石板的时候就觉得不简单,但是看到“文字好者”留下的那个残缺的石碑拓印照片时,还有些吃惊。因为上边的符号排列和自己在地下洞中见到的那块石板很类似。只不过这个已经破损的不像样子,勉强可以认清楚七八个字符。现在没有任何疑问,两块石板之间肯定有关联。石板不可能是外来的,这是徐磊的第一个结论。毕竟华夏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在那个时候,度尼的猴子还没与偶进化成*人呢。难道说最晚在晋朝时,已经有故人乘船到达了度尼,并在这里留下石板?

想到这里,他游等很有些不可思议。在当时的条件下,怎么可能有人远渡重洋呢。

其实徐磊太小看古人的智慧了,根据史书的记载和从度尼出土的地下文物证明,早在汉代时期。中国已经和度尼之间有文化交往。而文献中,最早到过度尼的人是东率时期的高僧法显。他平时不关注这些东西,自然不会知道。

徐磊又随意翻看了两页,现大部分人纯粹凭借感觉胡诌,猜测的根本不靠谱。他匆匆将这些评论全部看完,终于又找到几条有价值的回复。

一个据称是南大考古系汪曾教授的人留言:“从这几个符号上看,和早期的甲骨文有一定的联系,比如某某字和某某字。从时间上推断,你所见的几个文字符号应该比甲骨文还要早好多年”不过很遗憾的是,这些字我同样一个也不认识。目前整理出来的甲骨文大概有五千多不同的文字图形,其中已经识别的约有心口多字。而你这些文字符号都不在识别的当中。如果有可能,希望作者提供更多的文字资料。以方便我们进行研究

末了,汪教授又说出自己的推测,“这很有可能是夏朝的某种文字,如果石碑上的文字得到证实的话,那么我们中国的文明历史将向前推进数千年,夏商周断代史的研究遗憾将得到弥补。可以这么说,楼主现的石板是真实的话,价值根本不可估量,最好捐献给国家做研究

夏商周断代史研究工程,这是很多学者和专家都忌讳的豆腐渣工程。

目前中外学者公认的历史年代只能推到司马迁所著《史记》的开端一西周晚期的和元年,即公元前凹年。为了证明夏朝的存在,一群所谓的学者专家根据后世流传的文献文物资料,加上自以为是的推演,然后编制出夏朝皇帝在位时间表,使我国有“准确”结论年代历史的纪年时间向前推进了几千年。

这不能不说是个非常滑稽的推论,根本没有任何夏朝的文字资料或者标志参照物来证明结论的正确

最讽刺的一件事情是在研究唐赢鼎、晋侯苏钟等四件铜器铭文时,因为无法和专家的结论相吻合,竟然对古代的铭文进行修改,并以“前人铸错了”为借口。

夏商周断代工程正式公布后,国和国际的批评也不绝于耳,更有人断言,“国际学术界将把工程报告撕成碎片”。

汪教授这个帖子大概有几千字,徐磊粗略的看一遍,现人家讲的很深,很多东西他以前闻所未闻。

不过下边的回复中,很多人都歪楼了,开始争论起夏朝到底存不存在的问题。

徐磊不是专家,他以前也倾向于夏朝不过是个传说而已。但是重生之后,见多了那些难以想象的事情,他却觉得自己以前的认识是错误的。有时候,没找到证据不代表不存在。现代科技虽然展很快,但并不是万能的,有些未解之谜或许要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得出答案。

将一千多条回复看完,徐磊见自己的问题没有答案,就准备关掉电脑下楼。页的时候,大涯社区的页突然弹出一条新闻“龙港游客在度尼都遭劫持

劫持人质?看到这个新闻,徐磊心中咯噔一声,赶忙把网页点开“日上午口时左右,度尼都马尼拉一辆旅游客车遭持份子劫持”

度尼的安全真成问题,想到昨天晚上谢中恩遇到的袭击事件,徐磊实在不知道该怎么

看完新闻,徐磊只觉得心中揪疼,这其实是华夏人骨肉相连的原因。也许看到他国人出现生命危急时我们略显麻木,但是牵扯到自己的同胞,一瞬间就觉得心中压了一口气,在心中默默地祈祷事情能够圆满解决。

他虽然已经不再为人,可是看到这样的事情,还是想尽自己的努力做些什么。

想到这里,徐磊快的关掉电脑,然后下楼找朱志军。钢条下楼梯,现谢中恩等人也坐在沙前看电视,上边播放的正是劫持人质的画面。

他一时无语,也蹲在旁边盯着视频看。

虽然听不懂那个主持人在说些什么,但是通过谢中恩的翻泽,徐磊还是知道情景不容乐观。

“朱大哥,度尼的特警队我了解,不过是一群酒囊饭袋罢了。他们根本靠不住,你说国会不会派人展开行动?”谢中恩看现场进入僵持阶段,就开口问道。

“如果国派人过来,解救这些人质应该没有问题。不过就怕度尼不同意”朱志军的眉头皱成了川字。他的推断很有可能,如果同意别国特警进入就表明自己不行,对一个国家而言,还没有开始行动就认输,是很丢人的。度尼这个国家死要面子,应该不会同意。

另外就是国除了派维和部队外,还没正式场合的派兵进入他国展开行动,因此要顾虑国际上的影响。

如果这件事情没有被媒体曝光,倒可以让特殊部队派人去。可是看看现场的报道就知道。各国的媒体都在关注。国想要悄无声息的展开行动,简直是不可能的。

这次人质劫持事件的影响很大,不但国外很多媒体赶赴现的,就连国的媒体也纷纷现场直播。

在报道中,国很多媒体都拿此事和二十多天前孟冲市生的人质劫持事件相提并论。那次的事情警察处理果断迅。毒贩全部被击毙,而且人质无一伤亡,收到媒体的一致好菲。反观度尼的行动,没多媒体语气中不乏批评度尼警察的无能?

说起来孟冲市危机事件还是徐磊和朱志军的功劳,当时如果不是他们两个恰好住在宾馆里,不知道最后闹成什么样子。那两个交南人很难对付,特警队当时如果强攻的话肯定会造成很大的伤亡。

不过事后孟冲市政府部门的处理倒是很“果断”在他们口中,那个神秘人也成了公安局派出的救援人员。

网开始用这个说辞时一群领导还忐忑不安,害怕被人揭穿,特意暗中查找神秘人,准备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后来一直没有消息,他们就心安理得起来。

“不行,谢少,我出去打个电话”看到形势越来越危急,朱志军再也坐不住了,面凝重的开口道。

“好的,你快点”谢中恩等人知道他口中的打电话是什么意思,因此理解的点点头。

谢少,借我辆车用用,我要到现场去一下。”停了五分钟,朱志军才走进来。看他的脸就情况不太理想。“没问题,还需要什么?”谢中恩毫无迟疑的回答,然后把车钥匙扔过来。

“暂时不用,对了,你练笔字的墨汁我拿走了,王者跟我走”接过钥匙后,朱志军没有任何犹豫,喊上徐磊,直接开车快离开庄园。

研究过导航仪中的地图后,他一路上把车子开的飞快,只用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他们就赶到现场。

整个警戒线外已经围满了人群,不但有媒体,还有当地的群众。因此朱志军停车靠近时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

围观的人太多,他们又不想引人注意。只能在车载导航仪中看数字电视直播。

这劫匪选择的环境的确让人头疼,正好处在广场开阔地带,附近最近的障碍物也有四五十米远。加上劫匪可以从大巴的平板电视中收看到警方的行动,因此想悄无声息的靠近客车,根本是不可能事件。

朱志军一时也没有任何办法。干着急使不上力气。他来的太急,根本没有带阻击,因此只能近距离击杀劫匪。

关键是这个距离一点都不近,而劫匪又将车窗的窗帘全部拉上,根本看不到人在什么地方,想一举击毙,难度非常大。

当又听到两声响后,朱志军再也忍不住了。经过漫长的对峙期后,劫匪明显开始焦躁起来。如果此人的要求得不到满足,肯定会射杀部分人质进行示威。

想到这里,朱志军用手蘸了些墨汁涂抹在自己的脸上,然后然后拍了拍徐磊的脑袋叫道,“王者,你在车里守着,我出去一下。”他倒不是不相信凶兽的能耐,而是怕他只顾杀人忘了保护人质的安全,毕竟这种情况下,人质的生命才是第一位。

看朱志军想单独行动,徐磊唔叫几声拉了拉他的衣服。等朱志军停下来,他摇了摇脑袋,然后自己反身下车。

那劫匪正处在紧张当中,根本不会让任何人靠近。这么远的距离。小代最少要几秒钟的时间而此人曾经受讨大量反热的祯引吓心本不是一般的劫匪。他如果看到朱志军靠近,肯定会快设计,即使射击不中,最后关头也会击毙车中的人质泄愤。

还是自己出马比较好,现场突然一条大黄狗给人的威胁应该很人们更多的是好奇。他完全可以在劫匪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击必杀。

“你小心点”朱志军也想到了这个情况,王者出面效果要比自己好得多,“等等。

目送徐磊下车,他突然又开口叫道,然后将那瓶墨汁全部倒在徐磊身上。只用了一分钟时间,原本光诘的黄就变成墨黑

徐矗倒没有任何怨言,为了人质牺牲一把也是值得的。

他跳下车后,快在人群中挤钻。徐磊的力气很大,碰到碰到大的时候人群不由自主的分开。没等他们注意。徐磊已经又消失在人群当中。

用了两分钟时间,他就钻到了最前方,然后扭头朝大巴走去。

“哦,天呀,那是什么,小看到人群里突然钻出只黑的大犬一介,正在直播室解说的主持人带着惊讶尖叫起来。

徐磊的出场很特别,一瞬间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不过他浑然未觉,仍然大摇大摆的朝大巴方向靠近。

一个度尼警察叽里呱啦的乱叫,挥舞着双手想驱赶他离开。可是徐磊置若罔闻,只是身子一闪,已经掠过此人的阻拦。

所有媒体的目光都对准了徐磊,现在有上亿的观众守在电视机前看这一幕。他们不知道这条黑的大尖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而它接近大巴又是什么目的。

“抨。喇叭里传来一声响,那劫匪显然也从画面上看到大黑狗。虽然不是人类,但是仍然给他带来相当大的压力。劫匪气急败坏的大叫,口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是徐磊可以猜测出来,应该是想让他离开。

四十米,三十米,徐磊不住的东张西望,完全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好像无意中走进现场的流狗,根本没有觉察到眼前的危险。

他表面装得很放松,实际上心中却异常紧张,默默地计算着离大巴的距离。

徐磊有信心做到一击必杀,可是担心的是因为自己的度造成劫匪杀害人质,那样反而不妙了。为了不引起此人的注意,他并没有让自己的度多快,

“抨坪。劫匪打开半个车窗从朝徐磊打了两,不过都被他闪身躲避过去。

“天呀,这只大犬竟然会躲避子弹。”那解说的主持人再次惊讶的叫起来,这个时候,守在电视机前的人群也议论纷纷,都带着愕然看着那条神奇的大犬。市,一栋别墅中,一老一少两人目不转睛盯着电视上的画面。

少女脸上全是忧,不断用牙齿咬着嘴唇。旁边的老者看似稳如泰山,但是不断拧动的手却暴露出他此刻的心情也非常紧张。

“爷爷,你说这些警察能够把人质救下来吗?”少女突然扭头问道,眼睛中充满了希翼,渴望从老人口中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难说”老者叹了一口气,,显得很疲惫,“这些特警的素质太差,连咱们市的都不如。刚才明明有几个很好的阻击机会,他们竟然没有抓住

“那为什么我们国家没有派人过去”少女一脸不甘心的问道。

“咱们国家”老者脸上露出苦涩的表情,“可能是太远了,赶不到吧”

如果徐磊在此地,肯定可以认出这老者正是当时教自己卧虎拳的人,而那少女是他的孙女,孙燕羽。

“咦”这狗是老者突然瞪大眼睛盯着电视上的画面。

“哪来的狗?。少女也惊叫起来。

姓孙的老者觉得这狗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虽然隔得距离太远,黑狗的模样有些模糊,但是他还是觉得似曾相识。几乎是一瞬间,他想到了半年前曾经跟随自己学卧女牢好者的回复有几千字。最后还特意把自只的辗留下,说是如果楼主能够把现的那块石碑贡献出来的话,他个人愿意掏五十万收藏。

看到这个回复,下边的跟帖陡然多了起来!

“大师出面了,原来这真的是文字符号呀,甲骨文,还是昌乐骨刻文

“楼主财,随便旅游见到一块石碑竟然值五十万。”

“楼主快告诉现地址,我也准备去找找看”

徐磊真没有想到“文字好者”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于是赶忙翻帖看看他到底是何许人物,一看才知道此人在大涯气的确很大,在古文字研究方面绝对是专家级别的。友的各种提问。难怪他一留言,下边这么多回帖。

尽管徐磊在地下洞中现石板的时候就觉得不简单,但是看到“文字好者”留下的那个残缺的石碑拓印照片时,还有些吃惊。因为上边的符号排列和自己在地下洞中见到的那块石板很类似。只不过这个已经破损的不像样子,勉强可以认清楚七八个字符。现在没有任何疑问,两块石板之间肯定有关联。石板不可能是外来的,这是徐磊的第一个结论。毕竟华夏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在那个时候,度尼的猴子还没与偶进化成*人呢。难道说最晚在晋朝时,已经有故人乘船到达了度尼,并在这里留下石板?

想到这里,他游等很有些不可思议。在当时的条件下,怎么可能有人远渡重洋呢。

其实徐磊太小看古人的智慧了,根据史书的记载和从度尼出土的地下文物证明,早在汉代时期。中国已经和度尼之间有文化交往。而文献中,最早到过度尼的人是东率时期的高僧法显。他平时不关注这些东西,自然不会知道。

徐磊又随意翻看了两页,现大部分人纯粹凭借感觉胡诌,猜测的根本不靠谱。他匆匆将这些评论全部看完,终于又找到几条有价值的回复。

一个据称是南大考古系汪曾教授的人留言:“从这几个符号上看,和早期的甲骨文有一定的联系,比如某某字和某某字。从时间上推断,你所见的几个文字符号应该比甲骨文还要早好多年”不过很遗憾的是,这些字我同样一个也不认识。目前整理出来的甲骨文大概有五千多不同的文字图形,其中已经识别的约有心口多字。而你这些文字符号都不在识别的当中。如果有可能,希望作者提供更多的文字资料。以方便我们进行研究

末了,汪教授又说出自己的推测,“这很有可能是夏朝的某种文字,如果石碑上的文字得到证实的话,那么我们中国的文明历史将向前推进数千年,夏商周断代史的研究遗憾将得到弥补。可以这么说,楼主现的石板是真实的话,价值根本不可估量,最好捐献给国家做研究

夏商周断代史研究工程,这是很多学者和专家都忌讳的豆腐渣工程。

目前中外学者公认的历史年代只能推到司马迁所著《史记》的开端一西周晚期的和元年,即公元前凹年。为了证明夏朝的存在,一群所谓的学者专家根据后世流传的文献文物资料,加上自以为是的推演,然后编制出夏朝皇帝在位时间表,使我国有“准确”结论年代历史的纪年时间向前推进了几千年。

这不能不说是个非常滑稽的推论,根本没有任何夏朝的文字资料或者标志参照物来证明结论的正确

最讽刺的一件事情是在研究唐赢鼎、晋侯苏钟等四件铜器铭文时,因为无法和专家的结论相吻合,竟然对古代的铭文进行修改,并以“前人铸错了”为借口。

夏商周断代工程正式公布后,国和国际的批评也不绝于耳,更有人断言,“国际学术界将把工程报告撕成碎片”。

汪教授这个帖子大概有几千字,徐磊粗略的看一遍,现人家讲的很深,很多东西他以前闻所未闻。

不过下边的回复中,很多人都歪楼了,开始争论起夏朝到底存不存在的问题。

徐磊不是专家,他以前也倾向于夏朝不过是个传说而已。但是重生之后,见多了那些难以想象的事情,他却觉得自己以前的认识是错误的。有时候,没找到证据不代表不存在。现代科技虽然展很快,但并不是万能的,有些未解之谜或许要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得出答案。

将一千多条回复看完,徐磊见自己的问题没有答案,就准备关掉电脑下楼。页的时候,大涯社区的页突然弹出一条新闻“龙港游客在度尼都遭劫持

劫持人质?看到这个新闻,徐磊心中咯噔一声,赶忙把网页点开“日上午口时左右,度尼都马尼拉一辆旅游客车遭持份子劫持”

度尼的安全真成问题,想到昨天晚上谢中恩遇到的袭击事件,徐磊实在不知道该怎么

看完新闻,徐磊只觉得心中揪疼,这其实是华夏人骨肉相连的原因。也许看到他国人出现生命危急时我们略显麻木,但是牵扯到自己的同胞,一瞬间就觉得心中压了一口气,在心中默默地祈祷事情能够圆满解决。

他虽然已经不再为人,可是看到这样的事情,还是想尽自己的努力做些什么。

想到这里,徐磊快的关掉电脑,然后下楼找朱志军。钢条下楼梯,现谢中恩等人也坐在沙前看电视,上边播放的正是劫持人质的画面。

他一时无语,也蹲在旁边盯着视频看。

虽然听不懂那个主持人在说些什么,但是通过谢中恩的翻泽,徐磊还是知道情景不容乐观。

“朱大哥,度尼的特警队我了解,不过是一群酒囊饭袋罢了。他们根本靠不住,你说国会不会派人展开行动?”谢中恩看现场进入僵持阶段,就开口问道。

“如果国派人过来,解救这些人质应该没有问题。不过就怕度尼不同意”朱志军的眉头皱成了川字。他的推断很有可能,如果同意别国特警进入就表明自己不行,对一个国家而言,还没有开始行动就认输,是很丢人的。度尼这个国家死要面子,应该不会同意。

另外就是国除了派维和部队外,还没正式场合的派兵进入他国展开行动,因此要顾虑国际上的影响。

如果这件事情没有被媒体曝光,倒可以让特殊部队派人去。可是看看现场的报道就知道。各国的媒体都在关注。国想要悄无声息的展开行动,简直是不可能的。

这次人质劫持事件的影响很大,不但国外很多媒体赶赴现的,就连国的媒体也纷纷现场直播。

在报道中,国很多媒体都拿此事和二十多天前孟冲市生的人质劫持事件相提并论。那次的事情警察处理果断迅。毒贩全部被击毙,而且人质无一伤亡,收到媒体的一致好菲。反观度尼的行动,没多媒体语气中不乏批评度尼警察的无能?

说起来孟冲市危机事件还是徐磊和朱志军的功劳,当时如果不是他们两个恰好住在宾馆里,不知道最后闹成什么样子。那两个交南人很难对付,特警队当时如果强攻的话肯定会造成很大的伤亡。

不过事后孟冲市政府部门的处理倒是很“果断”在他们口中,那个神秘人也成了公安局派出的救援人员。

网开始用这个说辞时一群领导还忐忑不安,害怕被人揭穿,特意暗中查找神秘人,准备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后来一直没有消息,他们就心安理得起来。

“不行,谢少,我出去打个电话”看到形势越来越危急,朱志军再也坐不住了,面凝重的开口道。

“好的,你快点”谢中恩等人知道他口中的打电话是什么意思,因此理解的点点头。

谢少,借我辆车用用,我要到现场去一下。”停了五分钟,朱志军才走进来。看他的脸就情况不太理想。“没问题,还需要什么?”谢中恩毫无迟疑的回答,然后把车钥匙扔过来。

“暂时不用,对了,你练笔字的墨汁我拿走了,王者跟我走”接过钥匙后,朱志军没有任何犹豫,喊上徐磊,直接开车快离开庄园。

研究过导航仪中的地图后,他一路上把车子开的飞快,只用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他们就赶到现场。

整个警戒线外已经围满了人群,不但有媒体,还有当地的群众。因此朱志军停车靠近时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

围观的人太多,他们又不想引人注意。只能在车载导航仪中看数字电视直播。

这劫匪选择的环境的确让人头疼,正好处在广场开阔地带,附近最近的障碍物也有四五十米远。加上劫匪可以从大巴的平板电视中收看到警方的行动,因此想悄无声息的靠近客车,根本是不可能事件。

朱志军一时也没有任何办法。干着急使不上力气。他来的太急,根本没有带阻击,因此只能近距离击杀劫匪。

关键是这个距离一点都不近,而劫匪又将车窗的窗帘全部拉上,根本看不到人在什么地方,想一举击毙,难度非常大。

当又听到两声响后,朱志军再也忍不住了。经过漫长的对峙期后,劫匪明显开始焦躁起来。如果此人的要求得不到满足,肯定会射杀部分人质进行示威。

想到这里,朱志军用手蘸了些墨汁涂抹在自己的脸上,然后然后拍了拍徐磊的脑袋叫道,“王者,你在车里守着,我出去一下。”他倒不是不相信凶兽的能耐,而是怕他只顾杀人忘了保护人质的安全,毕竟这种情况下,人质的生命才是第一位。

看朱志军想单独行动,徐磊唔叫几声拉了拉他的衣服。等朱志军停下来,他摇了摇脑袋,然后自己反身下车。

那劫匪正处在紧张当中,根本不会让任何人靠近。这么远的距离。小代最少要几秒钟的时间而此人曾经受讨大量反热的祯引吓心本不是一般的劫匪。他如果看到朱志军靠近,肯定会快设计,即使射击不中,最后关头也会击毙车中的人质泄愤。

还是自己出马比较好,现场突然一条大黄狗给人的威胁应该很人们更多的是好奇。他完全可以在劫匪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击必杀。

“你小心点”朱志军也想到了这个情况,王者出面效果要比自己好得多,“等等。

目送徐磊下车,他突然又开口叫道,然后将那瓶墨汁全部倒在徐磊身上。只用了一分钟时间,原本光诘的黄就变成墨黑

徐矗倒没有任何怨言,为了人质牺牲一把也是值得的。

他跳下车后,快在人群中挤钻。徐磊的力气很大,碰到碰到大的时候人群不由自主的分开。没等他们注意。徐磊已经又消失在人群当中。

用了两分钟时间,他就钻到了最前方,然后扭头朝大巴走去。

“哦,天呀,那是什么,小看到人群里突然钻出只黑的大犬一介,正在直播室解说的主持人带着惊讶尖叫起来。

徐磊的出场很特别,一瞬间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不过他浑然未觉,仍然大摇大摆的朝大巴方向靠近。

一个度尼警察叽里呱啦的乱叫,挥舞着双手想驱赶他离开。可是徐磊置若罔闻,只是身子一闪,已经掠过此人的阻拦。

所有媒体的目光都对准了徐磊,现在有上亿的观众守在电视机前看这一幕。他们不知道这条黑的大尖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而它接近大巴又是什么目的。

“抨。喇叭里传来一声响,那劫匪显然也从画面上看到大黑狗。虽然不是人类,但是仍然给他带来相当大的压力。劫匪气急败坏的大叫,口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是徐磊可以猜测出来,应该是想让他离开。

四十米,三十米,徐磊不住的东张西望,完全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好像无意中走进现场的流狗,根本没有觉察到眼前的危险。

他表面装得很放松,实际上心中却异常紧张,默默地计算着离大巴的距离。

徐磊有信心做到一击必杀,可是担心的是因为自己的度造成劫匪杀害人质,那样反而不妙了。为了不引起此人的注意,他并没有让自己的度多快,

“抨坪。劫匪打开半个车窗从朝徐磊打了两,不过都被他闪身躲避过去。

“天呀,这只大犬竟然会躲避子弹。”那解说的主持人再次惊讶的叫起来,这个时候,守在电视机前的人群也议论纷纷,都带着愕然看着那条神奇的大犬。市,一栋别墅中,一老一少两人目不转睛盯着电视上的画面。

少女脸上全是忧,不断用牙齿咬着嘴唇。旁边的老者看似稳如泰山,但是不断拧动的手却暴露出他此刻的心情也非常紧张。

“爷爷,你说这些警察能够把人质救下来吗?”少女突然扭头问道,眼睛中充满了希翼,渴望从老人口中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难说”老者叹了一口气,,显得很疲惫,“这些特警的素质太差,连咱们市的都不如。刚才明明有几个很好的阻击机会,他们竟然没有抓住

“那为什么我们国家没有派人过去”少女一脸不甘心的问道。

“咱们国家”老者脸上露出苦涩的表情,“可能是太远了,赶不到吧”

如果徐磊在此地,肯定可以认出这老者正是当时教自己卧虎拳的人,而那少女是他的孙女,孙燕羽。

“咦”这狗是老者突然瞪大眼睛盯着电视上的画面。

“哪来的狗?。少女也惊叫起来。

姓孙的老者觉得这狗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虽然隔得距离太远,黑狗的模样有些模糊,但是他还是觉得似曾相识。几乎是一瞬间,他想到了半年前曾经跟随自己学卧虎拳的凶兽。

不过想想也知道不可能,那只黄狗几个月前将市闹得天翻地覆,连杀数人,咬死警犬十几条。老者得到消息的时候本来想为民除害,哪知道它已经彻底消失了。

前些日子,孙女特意从网上招来视频,说是找到大黄狗。

当时老者很有些感慨,没有想到自己的无意中的教投,竟然让凶兽几个月的时间踏入了练骨之境。

一头凶兽在都市根本没有生存空间,这种动物非常暴虐,肯定会伤人,到最后难逃被乱打死。生活在山林中才是最好的归宿。

想到这里,孙姓老者暗自叹了一口气道,“幸亏这凶兽逃到山林中了,不然在都市,又将惹出多少祸事。它身上隐藏了太多秘密,被杀死实在可惜

请记住本站新域名:www.dashuzhai.com

【上一篇】:第一百五十一章 放肆一回【回目录】 【下一篇】:第一百四十五章 会功夫的老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