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灵异恐怖 > 逆火 >

009 红月之民,巅顶之怒

    王者能够容忍阿猫阿狗掉衅吗?

    当然不!

    于是,幽冥紫炎本能的开始轰击魔法禁制。

    如果洛尘是圣阶强宅那么这个魔法禁制当在瞬间灰飞烟灭,但可惜的是,在本源破碎的当下,洛尘连人阶修者都不是。而他体的魔法禁制,从强度来看至少也是地阶强者设下的……幽冥紫炎开始轰击,魔法禁制同样会镇压。

    前者是质量更胜一筹,后者是容量占据上风,两股力量开始了不断的碰撞……以洛尘的身体为战场,谁也不服输!

    如此一来,这两股力量谁胜谁负还不得知,可洛尘就吃尽苦头了。

    不管是魔法禁制还是幽冥紫炎,这都不是现在的洛尘可以抗衡得了的,它们战得欢快,洛尘痛得凄惨……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意识到这一点,洛尘只想哭。

    “哥哥!哥哥!你怎么样了?快说说话啊!呜呜呜呜……”小萝莉见洛尘一直佝偻着身搐,浑身汗水淋漓,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本能的摇晃他的身体,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急得都快哭了。

    洛尘看不到她的表情,更听不到她的声音,来自灵魂深处的痛苦传遍全身,让他浑然不知外物,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一段被尘封的记忆出现在他的脑中。

    那是对于“洛尘”而言,最最重要,也是最最沉痛的往事……

    在这个世界上有着这样一个种族,红的眼睛,黑的头发,钢铁一般强韧的身体,能够适应任何险恶环境的生存本能,以及比野兽更加可怕十倍的战斗直感。他们的拳头可以划破长空,他们的脚可以击碎大地,他们奠赋凌驾于任何种族之上,不管是神力还是体魄,他们从出生开始就注定成为强宅这种种的种种造就了他们的无比强大。

    他们就是战斗种族——红月之民!

    是这个世界的奇迹一族!

    他们的优秀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完美!

    红月之民像是候鸟一样迁徒而居,走到哪里住在哪里,虽然他们整个种族只有几千人,但是没有任何能够阻挡他们的东西,不管是巨龙也好还是亡灵也罢,不惧神,不畏魔,哪怕是世人最畏惧奠灾地祸,也无法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

    曾经,红月之民创造出一个一个的奇迹,铸就出无敌的传说。

    为什么说是曾经?因为红月之民已经灭绝。

    红月之民虽是战斗民族,但他们却与世无争,他们心中只有前进的念头,虽然谁也不知道他们要去到哪里。他们就像是一道流星,不回头,不停留,一直向前。

    但是,流星太过耀眼,也太过短暂。

    片刻的荣耀过后,流星的结局就只有陨落。

    或许,红月之民的优秀连老天也为之妒忌,就在十年前,“天罚”降临了……不知什么原因,红月之民的战斗能力开始衰退,他们不再强大,不再优秀,原本生命力如同巨龙一般强大的他们,开始一个接一个的老去死去。

    而红月之民的灾难并不仅于此,因为比天罚更可怕的是……人心!

    世人喜欢美好是没错,向往美好也是事实,可如果一件事物美好到了完美无缺的地步,耀眼到了让他人都感到自卑的程度,那么迎接他们的就不仅仅只有赞美,更多的是妒忌与憎恨。

    人有着善恶两面,如果向往美好是人中善良一面靛现,那么去破坏这份美好的事物,将之从完美的宝座上拉下来,践踏毁灭,就是人类挥之不去的劣根

    曾经击退了无数洪荒凶兽,踏平了无数至恶险地,拯救了无数生灵的红月之民,在他们遭受灾难的时候,非但没有人来帮助他们,反而落井下石。

    “红月之民为天所不容,他们必须被毁灭,天罚就是最好的证据。”

    于是,无数人举着天罚这样一个旗帜,开始对红月之民打下了最致命的一击。当时的残酷与世人的冷血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正义之旗”所过之处,尽是红月之民的哀嚎惨叫,足以让任何稍有良知的人闻之侧目。

    但是,“正义之士”们已经彻底杀红了眼睛,不管红月之民如何的凄惨,他们都不曾停下手中的屠刀,在他们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灭绝红月之民!

    三年后,当代表天道的“正义之刀”不再挥动时,这曾经最为耀眼的战斗民族只剩下区区上百人,而且尽是老弱病残,他们全员都被关在传说有着神明禁制的罪恶之牢。甚至,为了防止他们的死灰复燃,强大的魔炼师们在他们的身体里布下可怕的魔法禁制,让他们的本源陷入死寂,彻底切断了他们的力量之源。

    头戴枷锁,脚披铁铐,“正义之士”如此称呼他们——罪民!

    洛尘,就是这上百罪民中的其中一个!

    但是洛尘并非红月之民,他是被红月之民捡到的孤儿,在他四岁之时,孤身流落在荒野,正当被魔兽袭击险些成为腹中餐的时候,路过的红月之民将他救了下来。

    虽是两个不同的种族,但是红月之民待他却如亲族一般,呵护备至,在那里,有对他慈祥的长辈,有关他的兄姐,也有喜欢和他一起玩耍的弟妹。他找到了家庭的温暖和亲人的关,从此,他不再是无依无靠的孩子。

    跟着红月之民一起旅行的那几年,对他而言是最为幸福的日子。如果可以,他愿永远跟着红月之民一起前进,直到死亡,无怨无悔。

    然而,因为十年前的那场“天罚”,他所珍视的族人一个一个的在他眼前死去,尤其是在那罪恶之牢里,他们更是承受了惨无人道的死法。

    红月之民虽然是“罪民”,为天地所不容,为世人所憎恶,但他们种族的先天优势却也让人无比垂涎,这也是他们之所以会被关进罪恶之牢的原因……总有一些人希望得到他们的秘密和力量。

    所以,被关进罪恶之牢的红月之民,既是囚犯,也是……小白鼠!

    四年前,罪恶之牢崩溃,仅存的十几名红月之民长辈们立下血誓,以生命为代价,强行挣破魔法禁制,换得暂时的力量,将包括洛尘在十数名年幼的孩子传送出去,可是真正活下来的却只有洛尘一人,然后洛尘辗转流,来到了这光明帝国的偏僻小镇。

    洛尘虽然逃了出来,但是他的心思却依然留在罪恶之牢,因为他忘不了。

    他忘不了红月之民所遭受的一切,他忘不了如山一般雄传的月擎叔叔鲜血流尽而死的景象,他忘不了待他如同亲生儿子一般的月琴阿姨,为了保护他而粉身碎骨的画面。他忘不了在他生病时每天都会来照顾他的月燐姐姐,被肢解时那凄厉的惨叫声,他更忘不了那个年仅六岁,总是像根小尾巴一样跟在他身后“哥哥”“哥哥”叫着的月牙儿,被无情拖走时那可怜无助又绝望的眼神。

    忘不了,哪怕是在熟睡中,这一幕幕依然会在他的脑海不断出现!

    所以洛尘无时无刻都想要知道,当年奠罚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年到底有哪些人对他们落井下石,追杀不断?当年,又是谁把他秘进罪恶之牢的?那些将红月之民残酷杀死的,他的敌人到底是谁?!

    但是,他做不到!

    因为魔炼师在他身体里布下的魔法禁制,彻底封死了他的本源,让他无法使用任何超出常人之外的力量,他只能作为一个普通的猎人生活在这偏僻的小镇里,慢慢的寻找解除魔法禁制的方法……

    从四岁开始,六年跟随红月之民旅行的生活,三年和红月之民一起被追杀的生活,两年被囚禁在罪恶之牢的生活,和最后四年在这偏僻小镇里的生活……这十九年的时间就是原来那个洛尘所拥有的一切,所有的与恨,所有的悲与笑都在这里。

    而现在,这所有的一切都成了现在这个洛尘的东西。

    没有死而复生的庆幸,没有灵魂融合的喜悦,在接收了原来那个洛尘的所有之后,他的心中只有无尽的愤怒和悲伤,这份感情甚至让他忽略了幽冥紫炎和魔法禁制冲撞时,给他造成的身体痛楚。

    灵魂的痛,那何止要比身体的痛楚强烈千百倍!

    痛族人惨死,痛悲惨遭遇,恨天地不公,恨世人无情。

    痛啊!恨啊!

    “呃啊!!!”睁开眼睛,洛尘仰天大吼,从眼中流下的是泪,掉在地上的是血。

    轰!

    灵魂深处的一声爆响,幽冥紫炎终于还是战胜了魔法禁制,硬生生将之打散,让这股封困了洛尘四年的力量彻底烟消云散,从此,洛尘的本源再不受任何禁锢。

    ……

    今天爆发四更,呆会还有两更,求点击推荐收藏!
【上一篇】:011 这份痛,无价之宝【回目录】 【下一篇】:008 王者与阿猫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