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宫斗小说 > 将门毒女 >

第两百零二章 宫宴(二)

    安家的马车其实早早地就已经停在了宫门附近不起眼的地方。

    安青云和莫氏一同在马车上,莫氏穿着那光鲜的衣衫,她这面上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光是看着就是十分凄苦无比的神情,半点喜色而也是不见的。莫氏原本就是不想来这宫宴,但却到底还是耐不住安青云,她是被着来的,自然是没有半点的开怀,甚至那一张脸色看起来的时候并不像是要去参加那宫宴反而像是要去参加丧礼一般。

    安青云看着莫氏那神情就十分的生气,恨不得是直接一掌将眼前这人给一掌劈死,他几乎是寒着一张脸道:“陛下还活的好好的,你摆着那一张黑色的脸孔给谁看,是嫌弃咱们安家还不够倒霉是不是?到时候要是惹恼了陛下,你才心满意足不成?”

    莫氏看着安青云那神情,她道:“你可以不带我来的。你的妾哪个不是美艳无双的,你怎么就不带着他们来?要是惹怒了陛下也是一件好事,到时候咱们一同下地狱去,反正你也不是什么个好东西,省得在这个世上再害人了。”

    安青云听着莫氏所说的话,他冷笑了一声,这个女人到现在还在想着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你就这样痴心妄想着吧,也就只有这个时候你才能够满足一下你自己了。”安青云又何尝不想带着孙姨和周姨出面,但这样的场合也不是一个姨能出场的地方,他看着莫氏,“你要是死了,我必然是会去寻一个更适合出现在这里的女人,但是你现在不死,那你就别给我摆出那样的一张死人脸来。”

    安青云拉着莫氏出了马车,他这面上又是变的像是平日里头对着旁人的时候那样的谦和有礼的模样半点也不见刚刚对着莫氏的时候那种狠戾的模样,他率先下了马车,然后对着莫氏伸出了手,那模样像是等着将莫氏从这马车上面牵下来,但莫氏却半点也没有因为安青云这样的一个动作而感动,她看也不看安青云的手,她慢慢地从马车上面爬了下来,完全少了安青云的面子。

    安青云对着莫氏那种动作他也不在意,这莫氏也就只有这么一点能耐了,左右也做不出来什么事情。

    安青云拉着莫氏朝着宫门口走,随着安青云的越走越近,这原本还是闹闹哄哄的场面渐渐安静了下来,这些个人看着拉着莫氏一同走来的安青云,他们的神情之中都是带着一些个嘲讽的笑意,在看着刚刚走来的安青云和莫氏两个人,这两日这无双城之中的闹剧已经可算是家喻户晓了,而且所有的人都是在看着现在安家的笑话。不过原本这安家也就足够是一个笑话的了。

    安青云当然是知道这些个所谓的同僚那眼神之中所藏着的那些个幸灾乐祸的意味,他哪里是不懂的,而安青云却还是假装不懂,在那边看着那些个用眼神看着自己的人。

    右丞相王岩对于素问一贯是不爽利的很,尤其是之前那护国寺之中所闹出来的事情,这让王岩自然是觉得颜面上都是十分的没光彩,虽然说余氏已经死去了,但这之前所发生的那些个事情,无双城之中的那些个传闻对于王岩来说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但现在王岩心中倒也是觉得有些平衡了,那丫头也可算是罪有应得了。

    王岩在余氏死了不过半月这连头七的时候就已经娶了余氏家的所推荐来的一个才十八岁的女子做了继弦,这种情况下也是正常无比的事情,余家那边对于余氏所作所为也是十分的不耻,但这王岩好歹也是那右丞相,这前途也还是不错的,这般的权势也是轻易之间不能丢弃的,这余家商量了一下之后便是将家族之中清白的一个女子给推进王家,这女子也不过就是和王岩的长女王悦盈年岁相差也就不过是两三岁左右,今日这新王丞相夫人也是出席了这一个宴会,而王岩所带着的女儿他同余氏所生的第二次女王悦欣,如今才十四岁的年纪,这生的也是很不错的,至于那王悦盈,自打余氏发生了那种事情之后,她就已经被自己的父亲速度地许配了一个在偏远县城的一个县令,赶着在百日之内将她许了出去,那匆匆忙忙嫁人的速度,恨不得能够老死不相往来。

    原本王岩也是不想带自己这个次女来的,奈何自己府上这年纪快到及笄的女子也就只有王悦欣一人,所以王岩也不得不是带着自己这个女儿来了,这些年他虽然是有着丞相之名,但到底还是压制在庞驰之下的,而且他这朝堂上也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所以很多时候也多半都是唯庞驰马首是瞻。而王岩知道这一次庞驰是会将自己的孙女带了出来的,他这不得已也将自己的女儿带了出来,庞驰的孙女多半是要进了后宫之中去的,这一点是众人都知道的事情,但王岩也想着自己的女儿要是能够被某个皇子看上的话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庞驰哪怕是在后宫之中只手遮天也没有什么用处,他这年纪一把了,也是时候到了告老还乡的地步,而他属于自己的儿子庞立继承自己这左丞相的位子,可惜这老子是英雄而儿子却是一个狗熊,这庞立十分的不起眼,若不是现在还有庞驰在撑腰,只怕庞立能不能坐稳现在这户部尚书的位子也还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庞驰自然是老虎屁股摸不得,但这安青云在官位上比自己还低了一阶,所以王岩自然是不会将安青云放在眼内的。他道:“安将军也来了啊,原本还以为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安将军必定是会心情不好,这宫宴也不会怎么参加的呢。”

    王岩的那一句话可谓是言有所指的很,他那一句话说出口之后,旁人的视线也全部都往着安青云和王岩的身上落着,王岩那话完全是有些没事挑事的意味了。

    安青云对于王岩那挑衅的话也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他的面上也没有露出恼怒的情绪来,他看了一眼站在王岩身后的新王夫人和那些作着少女打扮的女儿,他道:“王丞相说笑了,今日陛下的圣诞,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也是要来参加的。那位是二小姐吧,果真生的十分的貌美,倒是有几分已故的王夫人的容貌,当年王夫人也可是一个十足的美人,可惜……不过王夫人要是知道今日二小姐是来参加宫宴,定是会保佑王丞相今日定是能够心想事成的。”

    王岩听到安青云的话,尤其是在听到“已故王夫人”几个字的时候,王岩便是觉得十分膈应,他现在最不想要听到的事情就是那余氏的事情,那些个事情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件十分很难受的事情,安青云这种情况下这是在提醒着他曾经自己被戴了绿帽子的事情,这一点叫王岩更是心中难受的厉害,男人最不能接受的两件事情就是——被人说穷和戴绿帽子。而余氏却是给自己丢尽了颜面,而且还是在那么多人面前,就算自己想要抹去也完全没有办法。

    王岩整张脸青黑了一点,却到底还是有些不甘心就这样在安青云的手上吃了这么一个大亏,他道:“也是,怎么安将军没有将自己的女儿带来?”王岩左右张望了一下,像是在寻找着人似的,这脸上的神情却是有着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哦,你瞧我这记,安大小姐这因为杀人案件在那大牢之中,但这不是已经有人劫狱了么,怎么安大小姐没有同你说过什么么?安将军一贯是半点也不会徇私的人,这要是你那女儿要是同你联系了什么,你可得不能因为是自己的女儿而包庇着,这大义灭亲才是安将军的本色。”

    安青云那双手紧握成拳,那拳头几乎是握得格格作响,他看着王岩,但笑不语,只是这眼神之中多少也已经有了一些个凶狠的神色。

    王岩看着安青云那模样,便也觉得自己这心中是舒坦多了,这安青云一贯是个不知好歹的人,这说人不揭短,而安青云那家伙却是偏偏揭了他的短,这叫王岩又怎么能够咽得下自己心中的那一口气呢,现在这扳回一城了,王岩自然是觉得通体舒畅,甚至王岩还加上了一句:“毕竟这有一个杀人凶手的女儿也不是什么好听的事情,你说是不是安将军?”

    王岩的话不过就是才刚刚说完,莫氏就已经像是受了刺激像是一个疯子似的冲上了前去,安青云看的仔细,一下子拦住了莫氏,却到底还是拦不住莫氏那一股子像是已经疯了似的狠劲,她的指甲在王岩的脸上划到了一下,一下子在王岩的脸上添加了两三道指甲血痕印。

    王岩被这突然之间的情况下了一大跳,倒是他身边这新婚的妻子余慧娟一下子惊叫了起来,“你这人怎么回事?怎么像是个疯子似的,你到底是谁?”

    余慧娟在说完这些个话之后又一脸心疼地出了帕子擦拭着王岩脸上沁出的血珠,她那眼神之中满是心疼的神色,惊叫着道:“老爷,老爷你没事吧?”

    莫氏像是一个十成十的疯子一样死命地想要挣脱安青云的控制,她整个往前扑着,手指还在不停地挥舞着,像是要把王岩给当场给撕碎一般,她道:“我的问问不会杀人的,你们胡说什么,看我不撕烂你们的嘴!”

    余慧娟听得莫氏这说话,她这才了然,她扫了一眼莫氏看着她那花白的头发和那布满着血丝的眼睛和那不少皱纹的脸孔的时候,她的眼神更加的不屑,她道:“原来就是那杀人恶魔的母亲啊,果真是有怎么样疯狂的母亲就有怎么样疯狂的女儿,也难怪是会成为杀人狂魔的了。”

    莫氏听着余慧娟的话,她眼眶里的鲜红更加的明显,她高声地怒吼着:“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杀了她,我要撕烂她的嘴!”

    安青云原本就是觉得莫氏十分的丢人,如今这个时候要是再放任着她作为那是更加丢人的事情了,安青云自然是不肯放,如今还嫌弃这不够丢人的。

    这在场的官员也一个一个不敢说话,更是不敢上前劝阻,并非是他们没有这样的能力去劝阻,而是觉得这种事情自己劝阻也没有意思,再者,这瞧见这些个人丢人也是十分难得一见的事情,他们当然是不愿意去劝阻,所以这一个一个的,都杵在一旁看着好戏,恨不得这场面再热闹一些。

    那些个命妇们有相熟的也就聚集在一起,悄悄地指指点点的,这眼神之中完全是看好笑的姿态,甚至还拉了自己的女儿在那边告诫着,这往后的时候切莫是不能学着这些个完全是没有半点教养的人做事,那模样实在是太丢人了,这哪里是一个官家的夫人和官家女儿应该做的事情。

    余慧娟新嫁到王家,原本她同余氏就是亲戚,论上关系的话,她还得叫那余氏一声表姨,而如今自己是嫁给了自己的表姨夫,这也是余慧娟不能从心底之中接受的事情,这王岩再是官职再好却到底也已经老得可以作她的父亲了,只是她同自己的母亲是余氏一族之中最是不起眼的,平日里头也是靠着余氏一族的接济才能度日,所以也抗争不得,如今已经嫁给了王岩也已经是成了这无法更改的事情,而且王岩待自己也是不冷不热的,所以余慧娟想的也就是如何才能够让王岩喜上自己,让自己早日有了王家的孩子才是正经事。这一次莫氏的发疯对于她来说几乎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这是给她一个表现的机会。

    余慧娟面对莫氏那些个叫嚷也完全不在意,她道:“我这哪里是有说错了,这要是没杀人,怎么可能会有死那么多的人,而且这还挟持王爷逃狱呢!这样的品,哪里像是一个世家小姐,这根本就是一个恶魔。你说那是你的女儿,你怎么就没有将自己的女儿给交好的呢,这样的人啊,要是我,这生下来要是知道以后是这么样的一个人早早地就掐死了,省得祸害于人。”

    莫氏听得余慧娟的话,整个人是更加的疯狂了,她狠狠地凝了一口口水“呸”的一声朝着余慧娟的脸上吐了上去,余慧娟也没料到莫氏竟然是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这被余氏吐了一个正着,当下这杀鸡一样的叫声就响了起来,几乎是要刺破每个人的耳膜。

    “疯子!疯子!”余慧娟拿着自己的帕子在那边死死地擦拭着自己脸上的口水,那表情一脸的嫌恶。

    “可不是疯子么!”

    一个轻柔的声音在一旁响起,那柔的像是春风一样的声音让王岩浑身一振,他听着这样的声音十分的耳熟,觉着像是肃王容辞的声音,这抬头看去的时候,果真是看到肃王容辞就在前面不远处。他骑在那一匹像是白云一样雪白的白马上头,身着一身月牙白的锦服,头戴玉冠,腰配玉带,那模样果真是有说不出的俊朗。而他的身边停着一匹红马,那鬃整个炸开,像是一只愤怒的狮子一般的模样,而在这马背上则是坐着一个绝美的年轻男子,只是那男子的面容多少有些冷色,这不是容渊又是谁呢。他依旧是穿着一身鲜红的衣衫,只是有些华贵了一些,两人坐在马上,那叫一个怒马鲜衣。

    “本王听说王丞相是新娶了一个继弦,原本还觉着既然是王丞相的妻子,那自然应该是会懂几分礼仪的,可今日一看,也不过尔尔而已。王丞相这选妻的眼神尚且如此,这在处理正事上也不知道是有怎么样的眼光呢!记得今年渭水洪灾,有一些个县也是修筑了防洪的堤坝,当时还是王丞相选定了这监工的大臣,虽说最后这大臣被父皇惩治了一番并没有牵连王丞相,但现在想想当初王丞相的眼神便是有几分问题的。”容辞声音十分的柔和,但话中却是十分的绵里藏针,这渭水洪灾的事情至今民愤还是未平,虽说事情已经被压下去了,王丞相也没有受多少的牵连,但这真的要计较起来的时候,这一丁点的错有时候就能够要了一个人的命。

    王岩当下便是脸色一白,他恨恨地瞪了一眼余慧娟只觉得都是这个女人多事。原本他便是不想再要余家的人了,但这最后的时候却还是没有退怯掉,原本想着这女人虽是年轻一些,但到底也应该是一个懂事的,却不想会在这个时候大吵大闹起来,现在还竟然闹到了这种程度。

    容辞心中愤怒的很,刚刚那余慧娟所说的话他打从远一些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素问的事情他虽是知道,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闹到了现在这种程度,这关于挟持的事情,容辞也是问过她那皇叔容渊的,但容渊这一回来之后便是去了佛堂,这一直到了快进宫之前这才见到了人,这匆匆一问之下也还是有不少的疑惑,他可以确定自己这皇叔是想要去帮素问的,可他就是不明白这到了最后的时候为什么就成了挟持和逃狱了?

    这些个困惑容辞没有得到解答,但他相信素问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而他也不希望听到有任何人说素问的坏话,尤其是刚刚的那一番话。容辞真想直接那王夫人两鞭子,就像是莫氏所说的那样将这人的嘴巴撕碎了才好。

    “对了,王夫人。既然你是丞相夫人,虽说身上没有什么诰命,但你这般模样也委实有些难看了,这是在宫门口不是在菜市口,你这一言一行都是有人看着的,别是这般的上不得台面。本王甚至是有些开始担心你一会在宫宴上说出一些个像是刚刚那样不得体的话做出那种不得体的事情来,只怕王丞相也救不了你,本王这么说,你懂了么?”容辞将视线落到了余慧娟的身上,这眼神满满的都是鄙夷。

    容辞那话说着虽不算是十分的严厉,但是到底还是当着这么多的大臣还有那么多的命妇在那边说出那种话来,当下也是没有给她留半点的情面,而那些个没有得了容辞训斥的命妇们用帕子捂着面,在那边暗自笑开了话,今日王家这般,只怕他那女儿多半是不会给什么皇子王爷看上的了,而且这里几乎是聚集了无双城之中大多的达官贵人,这日后之怕要同王家联姻多半也是要好好考虑考虑的了、

    王岩白了一张脸匆匆忙忙告罪道:“肃王殿下息怒,贱内来自乡野地方,没有见过这般的大场面。只是因为今日陛下宫宴也令了一同入宫,如今不想却是叫殿下看了笑话,一会下官定是会好好地看着贱内,绝对不会叫她说出半句不得体的话的。”

    “王丞相错了,刚刚王夫人本官觉得倒是没有说错什么,这原本就是一场杀人案,如今这案犯在逃,也的确不是什么好看的事情。”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划过当场,容辞转过头看着庞驰从一辆马车上走了下来,而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子,那女子搀扶着庞驰,一派同他亲近无比的模样。

    庞驰看了在场所有人一眼,他道:“这么说,有这么样的一个女儿,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我还听说那丫头原本就是一个十分嚣张至极的人,做出这种出格的事情想来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庞丞相这话倒是一竿子打死一船人了。”容渊沉着脸看着庞驰,他的声音坚定,“虽说是杀人案,可到底没有人看到人行凶的画面,这说是嫁祸于人也不是没有的事情。庞丞相又何必直接将罪名往者人头上推?”

    庞驰听着容渊的话,他微微一笑道,“庆王殿下这是被人挟持了,还替着人说好话呢,许就是庆王殿下这般容忍着,方才是让人有恃无恐了,只怕以后还要闹出不少的事情来了。”

    容渊看着庞驰,他的目光灼灼,声音更是坚定无比,他的声音虽不是嘹亮,却也足够所有都听得清楚:“就算是本王惯着又如何,就算是真的有杀人,本王也同她一起扛!”

    站在庞驰身边的女子抬头看了容渊一眼,那眼神略微有些复杂,但很快她又低下了头。

    ------题外话------

    今晚接了一个电话,有点影响写文情绪,么有完成一万字的量,忏悔中……
【上一篇】:第两百零三章 宫宴(三)【回目录】 【下一篇】:第两百零一章 宫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