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宫斗小说 > 凤血 >

昆山玉碎引潜龙

    即便侧了脸,垂了眸,仍觉察到那目光的暖意,似羽酥拂在脸上。昀凰起初漫不经心,渐渐被这目光瞧得不自在,却也无可奈何,索回眸相迎。那人好整以暇地斜倚着席上织金锦靠,像是等她这一眼已许久了,又像是全然不曾在意,只有挑在唇角的一丝笑容愈发加深。

    上苑初见,这位北齐晋王竟肆无忌惮地凝视她许久,直言赞叹长公主之绝,更当着少桓、沈觉与一众臣面前,自请为她引辔扶缰。

    虽说北齐不重礼教,男女之防甚轻,也多有听闻过晋王风liu荡之名,然而君前唐突,仍是令南秦众臣怫然。反观皇上却是不以为意,只同云湖公主笑语晏晏。昀凰原本不擅骑术,对名马良驹也无意趣,今日被少桓强携了来,慵然随在一侧,也懒理会云湖公主的笑语如铃。倒是晋王倜傥风趣,引得昀凰不时莞尔。此时见着众臣尴尬神,却令她十分快意,既已被人非议惯了,不如再慷慨些,多添几许谈资也好。于是众目睽睽之下,宁国长公主欣然与北齐晋王并缰而驰,一骑紫骝,一乘乌云,在上苑绿茵间相逐而去,恰似一双云中龙凤。

    云湖公主拍手笑着,直惋惜长公主骑术不佳,不然便可和五哥赛马了。少桓闻言,但笑不语,眸却冷淡下来。沈觉随侍在旁,瞧见皇上神,心下也僵了一僵——他早年随父出使北齐,熟知彼邦风物,近年与北齐邦交时好时恶,多有他在其间周旋。看皇上神,显然也知这“赛马”一语,不是随便说的。北齐至今留有先祖骑射之风,青年男女常在春秋赛马会上定情,若一个男子邀约女子赛马,往往是有求婚之意。

    却听皇上温言笑问,“听闻晋王妃贤淑,不知可曾在马背上赢过晋王?”沈觉顿时松了口气,既然皇上委婉提起晋王妃,截住了后话,显然是有意回绝了。云湖公主却转眸一笑,“所以才可惜呀,五哥一定老后悔,娶妻太早可不是好事。”少桓淡淡瞧她一眼,看似天真烂漫的少女,言语间试探分寸却是拿捏极好,不愧为北齐国主掌珠。这里不过几句戏言的工夫,再回望远处,那二人已驰得远了。

    绿树浓荫夏日长,不觉已驰入杏子林间,五月青杏坠在枝头碧悠悠打着秋千,已能嗅到丝丝清香。昀凰平日极少骑马,这乌桓名驹又十分高大,一时令她局促迟疑,不知如何下马。晋王却已纵身跃下,笑着朝她伸出手。光透给层叠杏树叶子,洒落金光斑在他脸上,有些细碎光影跳跃在他眼底,那比中原人略浅一分的苍褐瞳仁,越发晶璀好看。

    昀凰微笑,将玉绞乌金鞭子的一头斜递给他——公主万金之躯,旁人不可冒犯,近侍宫人若要搀扶,也不能直接以手触碰,更遑论男子。晋王却笑了,看也不看那马鞭,仍稳稳伸出手来,等她将手交到他掌心。昀凰迟疑间,腕上蓦的一热,身子竟悬空,被他不由分说拽了下来。他掌心温暖,双手修长有力,待她站稳了便放开,静静笑看她惊愕的样子。

    腕上被他握过的地方竟麻酥的,有生以来尚无第二个男子触碰过她肌肤。昀凰恼他唐突,冷冷蹙了眉,却迎上一双灿然生辉的眼睛,有些促狭,有些深邃,底下咄咄的却是直截了当的欣赏,如同他毫不掩饰的钦慕。他看她,只是男子看一个女子,这样一双眼里仿佛什么都有了,却又什么都没有。

    “你们南朝女子总是麻烦。”他笑,睇一眼那无用的鞭子,“真是多此一物。”

    昀凰啼笑皆非,纠正他胡乱用词,“是多此一举。”

    “可见你有自知。”他笑得好似真诚无比,“又何必多此一举。”

    原来是存心捉弄她呢,昀凰明白过来,却也不恼,素日里没人敢同她戏谑说笑,偶然被他捉弄,倒觉得有趣。这人身为亲王,却全无皇家的庄重,举手投足总透着些漫不经心,妙在不见轻浮,只觉倜傥,也恰好衬得他这般容貌。南朝多有翩翩男子,少桓清贵高华,沈觉秀仪文雅,而这位名冠北齐的美男子,却不似昀凰见惯的温润之美。

    他毫无礼数地瞧着她,她便也细细打量他,两人终是相视而笑。

    杏子树下清香沁人,昀凰蓦然觉得周身轻巧,远离了人前人后无数目光,在一个全不知她底细的异邦男子面前,她仿佛又是一个新的昀凰,学着北朝爽朗的女子,欣然接纳倾慕者的目光——只因,他是绝无机会得到她,这倾慕便显出别样纯粹来。

    他仰头看那累累的青杏,欣然笑道,“杏子向来生于北方,这一片杏林移来南方也能存活结果,可见南北之分,未必不可逾越。”昀凰抬眸微怔,听出他言下深意,借杏喻指南北和睦,便也莞尔,“或许北人吃惯金杏,也该尝尝南边青杏,更觉别有风味,反之亦然。”晋王深深看她一眼,伸手摘了一枚低枝上的杏子,在鼻端一嗅,“很香。”

    说着,他将杏子递到昀凰面前,让她也闻闻看。昀凰一怔,俯身靠近他的手,未辨出杏子香气,却闻到他指尖有男子独特的气息,似香非香,似暖非暖。昀凰一笑,装作仰首去看杏子,只恐被他看见自己颊上已微微飞红。“北方这个时节,杏子已满树金黄。”晋王微笑道,“长公主何时也来北地看看,尝一尝同青杏不一样的风味?”

    昀凰一时触动心弦,淡然笑笑,将话转开,“往常倒不曾在意这杏子,不知有南北青黄之分,今日承蒙晋王赐教了。”见她恢复了淡漠神气,晋王也敛去倜傥笑容,静了片刻,昀凰望一眼来处,便要上马返回。

    却听晋王缓缓开口,“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昀凰回眸看他。

    他的目光幽深,“南国虽有梧桐,北方亦有佳木。”

    “偏偏,凤凰只栖在南国梧桐。”昀凰一笑转身,心下怅惘却越是浓了。晋王不再多言,默然执缰在前,伴她徐行。

    昀凰侧眸,不经意迎上他似笑非笑目光,便回之以落落疏朗的一笑。

    此刻宴前,侧身又迎上他目光。

    他饶有兴味地瞧着她与少桓,看她泰然就座凤藻玉案,那目光是越发变得幽深了。

    主位一坐,风波自起,只是真正的头却还在后边。

    昀凰含笑起身,敛襟垂眸,双掌交叠,朝少桓深深下拜。殿诸妃嫔来不及迟疑,也只随她跪下,向皇上正式参拜。妃嫔参拜完毕,外殿臣工与诸命妇再行参拜——然而外边首座几位老臣,却是僵在那里,不甘拜,又不敢不拜,额头冷汗顺着帽缨滚落。

    如何能拜得,这一拜下去,身后群臣俯首,凤座上那女子便公然以母仪之尊,领受了万众朝觐;如何能不拜,圣驾在前,二人同尊,不拜她便是不拜君,面君不拜,是大不敬的死罪。

    廷一早传出话来,称皇后凤体欠安,抱恙难起,原以为凤位空设,不料却是长公主出现在皇上身侧;照说北齐晋王携妹同来,皇上命长公主随同待客也无不可,然而谁也不曾料到,长公主会公然登上凤座,俨然母仪天下之姿!

    这一拜,便拜乱了纲纪,拜逆了伦常,拜坏了礼教体统。

    以大司农、廷尉、车骑将军、侍御史为首的四名老臣一向与陈国公亲厚,今日恰遇陈国公卧病未至,而皇后偏偏也巧在此时抱恙,怎不令人疑窦丛生。四位老臣互换了眼,虽是短短刹那的犹疑,却已转过千百念头。圣驾在前,容不得他四人不跪,更何况首座重臣之中,已有三人越众而出,当先跪拜在地——为首一人是领着宗正卿闲职的昌王,皇族硕果仅存的尊长,名望无出其右栈随后是少相沈觉与刚拜为右卫将军的裴令显,恰是一文一武的少壮重臣,再加一位皇室尊长。

    这三人率众跪了,殿前立时俯跪一地,众人宽广袖袂带起齐整的悉簌声,伏下乌压压一片皂纱冠、绛朱缨、白玉簪。三呼万岁之声响彻九重天阙,直达云霄天听。

    却在此时,一声粗浊的咳嗽,似从旧风箱绽裂的缺口里发出。众人一惊,见年逾古稀的大司农大人以手抚,腰背弓曲,正呛咳地剧烈,像要将心肺都咳了出来。左右一边一个老臣将他搀扶住,满殿俯跪的人丛里,惟独他几人半倚半立着。

    御座上的少桓将一切看在眼里,也在意料之中,唇角冷笑隐现,搁在龙椅上的修长手指不动声攥紧扶栏,指节越发显出苍白。

    “大司农大人病得这般厉害,原该告假休养才是,强撑而来叫人于心何忍。”这的女子语声却是从凤座珠帘后传来,疏淡里透着懒懒的绵软,入耳酥酥然又寂寂然。长公主在皇上之前开口,这叫众臣又是一惊。紧跟着便听她柔声说道,“来人,将大司农抬下去,好生歇息着。”这一句,她说得关切温柔,似晚辈真正体谅老人。而抚息,佯装犯疾的大司农却以为自己听错,又或她是戏言,只将两道白眉狠狠拧了,恼怒长公主的张狂,一介女流竟敢在御前进言。然而四名侍已到跟前,不由分说将他从左右老臣手里架下。大司农骇然失,终于明白长公主是说真的,当真是要在君臣外邦跟前,将位列九卿之一的老臣,像抬废物一样抬出去!

    “你,你……”大司农浑身发抖,白须颤颤,一口气没喘上来,立时剧烈呛咳,这次却是真的咳了。四名侍却不理会,只管抬手抬脚将他架了起来,直往殿外而去。

    这般直截了当,这般不留情面,将公卿老臣如此折辱——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余下三名老臣惊得呆了,连带殿上诸人一时也未回过神来,只听得大司农断续挣扎地咳喘……侍御史蓦的自惊骇里清醒,扑通一声跪下,重重叩头,“陛下开恩!”

    昀凰抬眸,似笑非笑直视少桓。

    却只见皇上神平和,带着一向宽仁的笑意,“大司年事已脯朕当体恤老臣,准其告假三月。”大司农掌耕冶盐事,自古耕织便竖之根本,司农一职举足轻重,然而皇上只如春风絮语的一句话,便让大司农卸任归家,破例准其告假三月更显皇恩之浩荡。三名老臣汗流浃背,至此才回过味来,今日这番场面怕是早有谋划——陈国公卧病、皇后抱恙、长公主僭越礼制,触怒大司农,仿佛是一步步棋局,早已摆在那里。大司农自恃德高望重,第一个踏了进去,却只怕等的就是他。

    “既然大司农告假,便由沈觉暂代其职。”皇上俯视殿前众臣,温言开口。三名老臣面如死灰,须发俱颤,只悔这一步走得莽撞。大司农尚且当众受辱,谁还敢自恃资望,忤逆龙颜。

    告假三月说来轻闲,只是风烛残年的老臣又挨得几个三月。只怕三月期满,一道恩旨降下,又准其静养半年,届时沈觉等一干少壮羽翼已丰,再无老臣立足之地。

    “臣遵旨。”少相沈觉俯地叩首,从容领下大司农手中重权,扬声道,“陛下仁厚,体恤臣下,乃我万民之福。吾皇万岁万万岁!”殿前众臣再叩,齐颂皇恩,山呼万岁之声里,廷尉与车骑将军只迟疑得片刻,也颓然随众跪下,朝那高高在上的君王,和他跟前的长公主叩拜下去。

    殿前群臣敛息,肃然叩首,再无一人有异。

    “众卿平身。”御座上的少桓微微笑了,眼底凌厉之隐去,复又温润如初。他垂眸看昀凰,见她宛转含笑,眼里媚如丝,驯顺地拜倒在他脚下。少桓微微眯了眼,手抚龙椅之侧,指尖摩挲到栩栩浮凸的雕龙,只觉这九五之尊的帝位,至此才不枉那山血河铺就。

    昀凰心中亦十分快意,只是这快意不同于少桓的睥睨众生,却像是,像是什么呢?昀凰勾着唇畔一丝微笑,眸却迷离,隐隐似回到幼年……她喜欢在沐浴时偷偷将自己沉入水里,闭着气息,直到中气尽,濒临窒息的那一刻,蓦然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吸入湿润的水汽。那种仄、窒闷、濒临绝境的痛苦之后,蓦然涌至的解脱自在,气息再也无阻,出尽中滞痛……便如这一刻,仿佛是一样的快意。

    恍惚里,昀凰不觉轻舒了口气,徐徐起身归座。然而不经意却瞥见那人若有所思的目光,眉宇间似有些晴不定,待昀凰凝目细看时,那丝异却又隐去,仍只见晋王倜傥笑颜。

    另一道直勾勾盯着她的目光,却是来自裴妃。昀凰眸光转处,见裴妃面灰败,似有什么梗在喉头,樱唇略颤,望住她似欲说什么。触上长公主冷冷眼,裴妃一颤,那凛然生威的凤目里似有寒芒闪过,针一样钉在她心尖。那是长公主的警告,裴妃再怎么鲁莽,此时也觉出了一丝森然的味道,再不敢抬眸。身侧妃嫔俱是屏息低眉,身在深宫的女子自有不同常人的敏锐——皇后仿佛是传出了喜讯,却在最该她扬眉吐气的时刻遭到皇上禁足,此前帝后虽有不睦传闻,却绝不至于到这样的地步。而长公主却恰在此时,登上主位,公然替代了皇后的位置……裴妃后背手心陡然冒出一层冷汗,耳边嗡嗡,心里一乱麻。那些传言,流传在深宫里的隐晦暧mei,莫非,莫非都是真的!

    殿前何时起了歌舞丝竹,她也全未在意;席间主客酬酢,她也恍惚无神,只知旁人举杯,便也跟着举杯。眼前晃动着皇上明黄身影,与长公主翩跹深红相辉映,不时听见云湖公主醉人笑声……这一切,于她裴令婉却是附骨之针。皇上同云湖公主温言笑语,语声那么轻柔,目光回转之间却时时与长公主相顾,此时再看,方觉出他看她的眼神如此不同。

    ——芍药宴上,皇后说“长公主自是不同”;六宫之中,少有妃子穿着红衣,只因皇上不喜,那夺目的绛红、深红、绯红却只流连在辛夷宫的梧桐影里;彤书女史受命于皇后与宗正司,皇上却颁下新令,令其直接受命于大常侍,皇后不得私阅彤书……仿佛是一窍通,百窍通,那些往日只当是旁人捕风捉影的事,裴妃一时间竟都记起来了。然而她又记得哥哥说过,长公主是她在宫里唯一的盟友,是裴家如今的靠山,比起那虎视眈眈的何家,跟已经抢先得嗣的皇后,她是如论如何也不能得罪了长公主。

    “贤妃!”身侧淑妃蓦然出声惊断她的恍惚。

    裴贤妃回过神来,见淑妃悄悄递过眼,才瞧见云湖公主似乎在同她说话,皇上、长公主与晋王也一齐朝她看了过来。裴妃暗惊,只见众人神带笑,却不知他们方才说了什么。尤其那位晋王的目光,竟看得她后背发凉,仿佛方才心中所思所想,一切晦秘不可见人的念头,竟都被他看了去。

    这晋王的名声太过响亮,连远在南秦深宫的裴妃也有耳闻。

    他的生母是齐主姬,有些胡人血统,出身微贱,却生得绝艳。生母早逝之后,便过继给膝下无子的骆贵妃,而后骆贵妃连生一子一女,登上后座,宠冠六宫。骆皇后素有妒名,情冷厉,偏偏对这养子喜之极。齐主有七子,嫡长子入主东宫,第五子丰神深秀,博闻多才,年仅十八岁便裂土封疆,是为晋王。北齐立国以来,还未有皇子弱冠之前便封王的,可见晋王受帝后宠之隆。
【上一篇】:何来乔木庇丝萝【回目录】 【下一篇】:会向瑶台月下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