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穿越小说 > 穿越两界的倒爷 >

第八百六十二章荒诞离奇的1894年(下)

    日本人在遭受重创后为何迅速的缓过劲儿来,以及为何他们痛快的答应了红粉骷髅要求的战争赔款。仅仅因为海军被灭么?也没道理啊,毕竟最初红粉骷髅只有三百兵力,也没有宣称是被墨家支持的,一个当时的亚洲军事强国,为何会屈服于土匪势力,后世史学家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已经找不到任何证据了……

    让我们将镜头倒转,九月二十日,日本。

    皇宫,做了很多人,为首者,便是日本明治天皇。其下,是一众军政要员,都是日本最具实权的人物。人不少,可是没一个人说话,静悄悄,老式放映机噼啪噼啪的杂音回荡着。

    是的,他们在看一段无声的黑白影片。而影片的容,正是红粉骷髅以少胜多,轻松解决日本陆军的场面。只是真正知晓经过的人,便会发现,这份影像资料是被篡改过的。首先迫击炮没了,而是换成了一次世界大战时的几种重型火炮。其次,三百大兵的法,没有丝毫记录,全是机关扫射的画面,而且机关,也不再是通用机关,更换成了马克沁。

    影片放完后许久,没人说话,是的,他们已经被震撼完全无语了。明治维新以来的强军建设,在这三百人的面前,不堪一击!

    开口的,还是明治天皇:“三日前,我们便知道了海军的覆灭,三天后,我们的陆军也全军覆没了,同样是被敌人轻松的解决。诸君,我们败了么?”

    “陛下!大日本帝国不会屈服的!我们可以崛起一次,就可以崛起第二次!中国早在春秋时代便有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我们也可以!”

    明治天皇笑了:“呵呵,你这是激励寡人,你怕寡人失去斗志么?”

    “微臣不敢。”

    “没关系,寡人明言,当得知联合舰队全军覆没,而敌人只用了一艘会飞的战舰时,寡人绝望了。甚至想到了自尽以谢天下……”

    “陛下不可……”

    明治天皇打断了众人的劝解,笑着指了指播放黑白影片的银幕:“诸君勿扰,尽管这场赌上国运的计划,我们惨败了,一败涂地!国家的积蓄全部赔进去了。可是天照大神没有忘记我们!诸君看到这份影像资料了,那么你们可知这份影像,是谁送来的?”

    无需众人猜测,明治天皇马上说出了答案:“就是来自击败我两万陆军的敌人,他们很狂妄,但也很愚蠢。他们将这份影像送来的目的,就是要勒索我大日本帝国,企图让我国赔偿战争赔款!本来寡人是绝不会答应的,但是诸君可知,他们是什么人?呵呵,一群流窜在清国东北的土匪而已,是的,土匪击败了我们的确是耻辱!可这并非没有原因,诸君看到了,他们的士兵,装备了最先进的武器,这一点我国陆军相差甚远,诸君看到了,士兵们很英勇,但奈何敌人的武器太先进,这不怪我们。然而……”

    到这里明治天皇笑的很开心:“……土匪就是土匪,没出息的很!成不了大事!他们是得到了武器方面的支持,但是,他们的目光太短浅。想到了勒索,可并非是想勒索我们,而是为了一个秘密!诸君可知,我大日本帝国,还埋有一批惊人的宝藏!”

    对众人惊诧的表情,明治天皇满意的点了点头:“是的,这批宝藏连我们都不知道,可是那些土匪知道,他们有一份藏宝图,据说是秦朝时留下来的,当初徐福以找寻仙山为由,出海到了日本,可实际上带来的不仅仅是童男童女,还有无数的金银财宝!据说徐福先后运了好几批,这些财宝,并不是秦始皇的,据说是当时六国为了复国,而将财产转移起来,先运到海外岛屿,以备日后复国之用。后来徐福将财宝藏好后,倒是绘制了一张藏宝图送回去了,但是再之后发生了什么,就没人知道了……”

    见很多人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明治天皇明白,这是觉得自己发疯了才会相信如此荒谬的传说,他笑了笑:“诸君不必疑惑,寡人一开始也是不信的,但是对面那些土匪似乎生怕我们不信,先给了一部分藏宝图,占据总量百分之一的藏宝。巧的很,这份财报,就埋在……”明治天皇指了指地下:“……皇宫的下面!寡人派人按照藏宝图给出的路线挖掘,竟然真的找到了!诸君猜猜,埋了多少财宝?哈哈哈……起码一百吨的金砖!这还不算,还有很多两千多年前的青铜器,可惜只剩下历史价值了,因为都**的太严重了。不过也是很有价值的,寡人找专家估算了一下,起码价值五千万英镑。”

    面对如此消息,众人一个个终于一扫颓势,眼睛那是唰唰的冒绿光,兴奋透了。

    “哼,可惜那些土匪根本不知道具体有多少财宝,他们又没办法到日本来把这些财宝弄回去,所以,只能想到用这个勒索的办法……”说到这儿明治天皇忍不住狠狠的拍了一下榻榻米:“八嘎!竟然勒索到大日本帝国头上了!不过……”他无奈的摇了摇头,饱含惋惜的道:“不给也不行,他们只给了百分之一的藏宝图,剩下的,他们要等付清战争赔款后才给。”

    “陛下,难道我们不可以自己寻找么,终归是在我大日本帝国的土地上,总能找的到的。”

    这位说完,另一位便打断道:“糊涂!此等崛起之机岂可放过!损失些钱财没关系,重要的是时间!陛下此举英明之极,只要我们得到了全部宝藏,用不了多久,凭着这些我们就可以一举打到支那去!杀光所有的支那人,区区两亿白银,只不过是暂时寄存在他们那里而已!要知道到时候整个中国都是我们的了!”

    明治天皇拍手兴奋道:“不错!这还只是百分之一,全部得到后,我们大日本帝国比较再次复兴,且更加强大!尽管那个神秘的墨家有飞行战舰,但是我们可以忍几年,各国列强是不会任由墨家占领天空的,有了足够的财富,我们不但可以加大投入开发对空武器,甚至直接购买现成的也可以!

    皇宫霎时间响起一片崇敬未来的赞语,而皇宫建筑顶部做着的两个男人,则在闲聊。

    霍悠贤看着啃着一把机关的刀锋,问道:“我就纳闷了,你为什么还喜欢用嘴啃?不是能直接融合么。”

    刀锋笑道:“老板,这叫生活情趣,就好像您已经到了只要吸收魔法元素无需吃饭的境界,可不是还每天三餐么,吃也是享受嘛。”

    “那你干嘛非得变个机关,换成鸡儿形不好么?”

    “老板,我看到人类的食物没食欲。倒是机关的造型,呵呵,让我口水直流。”

    “怪癖。”

    “对了老板。”刀锋指指下面:“还继续埋啊?”

    “埋,当然埋了。”霍悠贤着下巴坏笑道:“不埋,小鬼子哪来的钱啊。我这个人一向很善良滴,看看,我没给日本扔原弹,我扔的是金银财宝,送钱啊。多善良啊我,要让别人知道了,肯定得骂我汉啊。”

    “得了吧老板,不是说神要谁灭亡,便先使其疯狂么,你这不是让他们可劲儿发疯么。”

    “哎,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没听说送钱还能造就疯子,送钱还送出错了?咋没人送我钱呢。我经常听到日本人宣称好和平,所以,我坚信,他们会好好利用这些钱为全人类服务滴。不要怀疑人家的诚意嘛……不过他们要是真的发疯了,那也不怪我啊,谁让他们有钱了就臭得瑟呢,拿这笔财富搞红十字会不好么?所以啊,到时候得瑟的亡国灭种了……”霍悠贤冷笑道:“那也是自找的!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

    刀锋嘬了嘬手指,好像上面还留下了金属碎屑似的:“老板,那紫禁城那几位呢?还留着他们干嘛,突突了得了。”

    霍悠贤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再等等吧,还有好些事要做呢,他们最弱,也最好对付。我不伸手,他们也完了。”

    而地球的另一个地方,一位呆在紫禁城里的老太太,倒是不缺钱,她此时也挺兴奋。

    “小日本被打跑了,这是好事啊,李鸿章有功,北洋水师有功。皇上,这可称了你的心了。”慈禧半眯着眼说出的话语,让光绪的情绪没有丝毫变化。

    “亲爸爸,您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光绪懒洋洋的回了一句。

    这态度,让慈禧怎样也不敢相信,尽管她知道光绪无时不刻不在想着还政,可面对着她,光绪向来是屁都不敢放一个。现在倒好,直接话里带刺了,还翻了天不成。

    “行啊,知道话里带刺了,翅膀硬了,用不着我这老婆子了是吧。”

    下面跪着的朝臣一个个的低头不语,今儿这俩算是干起来了,当然,光绪因为什么这样他们也清楚,无他,绝望而已。

    “呵呵……哈哈哈!”光绪有些癫狂的站起身形:“打从去年寡人挨了一嘴巴,我就什么都看透了,只是心里还有些念想。亲爸爸,你讽刺李鸿章,讽刺北洋水师,无非就是因为我支持开战么……”

    翁同龢慌忙跪倒:“圣上!”

    “你让他说!”慈禧趁着脸冷笑道:“说吧,小日本让反贼打跑了,我堂堂大清的脸面都丢尽了!”

    光绪叹了口气:“是丢尽了,可丢进的不光是脸面。什么帝啊、后啊,争来斗去,结果呢。亲爸爸,您知道打跑小日本的是反贼,可您知道反贼是怎么打跑小日本的么?李鸿章!这事你最清楚,你说吧,我就想听听,大清还有没有希望。”

    “混账!堂堂皇帝,竟然说出如此混账话来!”慈禧也腾地站起来,怒斥道:“你还是新觉罗家的子孙么!”

    光绪回身冷冷的看着慈禧:“亲爸爸,请您告诉我,天上飞的敌人,怎么打?赶明儿那些反贼要是飞到紫禁城上边,一炮下来,紫禁城还能剩下什么?”

    “市井谣言你做皇帝的也信,你这皇帝当的可真不赖啊。别说那些洋人的相片匣子,洋鬼子的邪气玩意儿你也信?”

    “那那个打寡人一耳光的和尚呢?”光绪哈哈一笑:“驱邪驱邪,驱的什么邪?邪气都进了紫禁城了,这还是皇家么!?”

    “疯了!”慈禧咬牙切齿道:“传太医!皇帝龙体欠安!歇了吧!”

    “寡人是疯了。”光绪淡然的甩甩衣袖:“亲爸爸,这大清国,还得指望您,禅让也罢,退位也罢,随便怎么样吧。寡……我呢,您看着安排。”说完,他溜溜达达的走了。光绪没疯,不过他确实是彻底看透了,世道早变了,可是这两年,变的更夸张更难以琢磨了。本身他这皇帝就当的憋屈,可就算夺回皇权又如何?指望那个墨家来效忠朝廷?凭什么?光绪自己想来想去,都没想出人家犯贱的理由。甭管是不是为了汉人,就凭那实力,没野心的也有野心了,大清,算完了。

    可惜真正看透这一点的,没几个,毕竟那天挨霍悠贤耳光的,是光绪本人。最受震撼的,也是他。

    “一个个都不言语了?也是,皇帝失仪,没得招人笑话。好在各位都是老臣子了,吃盐过桥,经的多,也没外人。”慈禧重新坐下,瞥了一眼翁同龢:“翁师父,你这师父当的好啊。”

    “臣,罪该万死。”

    “也不怪你,皇帝大了,有主意了。得了,起来吧。”帝完了,可慈禧似乎没觉得有多少欣喜,她心里头也犯合计:“中堂,你是经过大场面的,你倒是说说看,那反贼,真的就把小日本的铁甲舰都给搞沉了?”

    李鸿章无语,犹豫了一阵,叹了口气,噗通跪倒在地,摘下顶戴花翎:“太后,老臣年事已高,有负圣托。这世道,已不是老臣能看得清了,于国于民,老臣都已有心无力,请太后恩典,老臣请辞告老还乡。”

    慈禧愣了:“李鸿章,你……你请辞!?小小反贼把你也吓着了!?”

    李鸿章好像什么都没听见:“请太后恩典。”

    “不准!散朝!”说完慈禧气哼哼的离去。

    众朝臣离开大殿,有人忍不住问道:“中堂,何以如此心灰意懒?”

    李鸿章没说话,只是仰头看着乌云密布隐带雷音的天空,又看了看出入紫禁城的和尚、道师、尼姑、洋和尚……泛起个古怪的笑容,自顾自的走了。
【上一篇】:第八百六十三章天变(上)【回目录】 【下一篇】:第八百六十一章荒诞离奇的1894年(中)